[当月目录]

- 在民主政府安抚扶助下 太谷新区恢复生产 涞水政府领导新解放群众大力灭荒
- 民主政府救济失业工人市民 榆次城工厂陆续开工
- 寿榆新区妇女 改变旧习参加劳动
- 经过详细调查得出准确结论 太行土改已彻底完成 今后总方向是迅速恢复与发展生产
- 冀中行署贷粮款发指示 组织灾民生产自救
- 保健模范马兴惠深入连队 改善伙食生活管理 推进日常卫生工作
- 冀中开文艺座谈会 决定有计划的创作研究批评
- 国民党统治区劳大代表 热烈讨论大会报告 广大工人以必胜信心 英勇抗争推翻蒋介石
- 滥发大钞市场混乱 国民党区涨风再起
- 伙食与健康
- 京沪沿线各城市工商界纷起抗税
- 国民党政府在美帝指挥下 允西德南美侵华倾销 并与意大利缔结“易货密约”
- 波捷经济密切合作 决定缔结五年经济新协定
- 多瑙河会议继续进展 通过苏草案第一章 美英法各种愚妄修正案全被否决
- 片面货币改革加深德人民困难 西德工人罢工抗议 美英法图以“占领法规”代替对德和约
- 买卖或包办婚约可以解除
- 前后方都应做好归队工作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在民主政府安抚扶助下 太谷新区恢复生产 涞水政府领导新解放群众大力灭荒

第1版()
专栏:

  在民主政府安抚扶助下
 太谷新区恢复生产
涞水政府领导新解放群众大力灭荒
【太行电】太谷广大新收复村镇,经我民主政府迅速扶助恢复,大部群众已在安心进行生产支援前线。全县除边山原半老区三个区外,新区平川已正式建立四个行政区,在我歼灭阎匪之范村、上安特别是激战最烈的小常村等地,民主政府正动员群众打扫战场,帮助修补战争炮火损害之群众房屋。县医院及教会之仁卫医院,并组成八个医生之医疗队赴战争地区为受伤群众进行治疗。曾经被阎匪抢劫殆尽之群众获得政府安扶救济后,已重建家园开始恢复生产。所有新收复乡镇,逃难群众纷纷返乡,秋苗已普遍锄了一遍,正赶种晚作物。黄卦、凤山、范村等地与解放前之游击区任村、上庄、阳邑等村中间三分之一土地荒芜,政府已组织群众赶种大量荞麦秋菜,并号召组织妇女儿童翻荒准备种麦。政府并宣布翻荒播种之小麦谁种谁收,明年夏粮负担一概豁免。原阎伪部队各机关学校强种之民田数十顷亦退还原主耕种,城郊阎匪九纵队之九十余亩菜园,没收后分给无地少地之贫苦农民进行收耕。目前生活极端困难之群众虽经救济为数仍很多,政府特将大批军麦分配城关及各村组织磨面。每磨百斤小麦交面八十斤,较阎匪在时强迫群众磨面百斤交面九十六斤之规定即少交十六斤,群众获利颇丰,故群众相争领麦日夜赶磨。受阎匪摧残之新区群众感激我军及政府之解救,都说:“解放军来后老百姓真是见了晴天。”群众在百忙中积极组织支援前线,仅每天向前线赶运军粮军需供应之大车即达二百余辆,随军担架一百五十余副,转送及看护伤员的民工达一千余人。
【又讯】太谷城内为阎伪胁迫入城之四乡群众及逃亡城内之地主六百余户经登记后,我民主政府已分别予以安置。自愿返乡之群众,均由政府发给归籍证,十分困难的并帮助其路费。畏惧群众清算之地主经我政府向其讲解我党之土地政策后亦愿返家,并表示回籍后要劳动生产,政府同样发给归籍证并写信交给其原籍政府予以安置。   (塞行)
【察哈尔电】涞水城重获解放后,民主政府立即领导群众大力突击灭荒,现城关荒地已消灭百分之九十三,群众生产情绪极高。一九四六年蒋匪侵占涞水城,当地群众被迫修城筑堡,劳役负担极其繁重,农民无力经营自己的土地。一九四七年蒋匪下令城垣及炮楼三里以内,一律不准种庄稼,更增加了良田荒芜的数量,今年敌人又围城挖掘两道护城沟,宽深各二丈多,沟口只许过人不许过大车,太阳大高远不叫出沟,天还不黑就收起吊桥,农民生产困难重重。至解放前,城区共荒地一千六百四十六亩。我军解放该城后,马上平毁护城沟,并动员群众抢耕抢锄,现已消灭荒地一千五百十七亩。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民主政府救济失业工人市民 榆次城工厂陆续开工

第1版()
专栏:

  民主政府救济失业工人市民
 榆次城工厂陆续开工
【太行电】新解放的晋中工商业重镇榆次城,由于阎匪对工业的严重破坏,致使大批工人失业。我民主政府进城后,即先拨紧急生产自救小麦九千八百六十二斤,救济目前已断炊的铁路、麦粉公司及源涡发电厂等工人二百五十二户,共一千一百四十一人。民主政府接收阎匪西北实业公司开办的晋华纺纱厂后,即改名为解放纺织厂,以大麦四百八十五斤,麦麸一千三百余斤救济四百三十六个生活困难的工人,他们在受到民主政府的救济后,对阎匪的统治压迫更加愤恨,在发粮时有的工人这样说:“从日本人到阎锡山老贼,十来年从未救济过,只有解放军民主政府才是救命恩人。”工人刘湛愤慨的说:“阎锡山在时该发的工资都不给发够。”失业工人们领到救济粮后,好多人已将其作为资本经营小生意,从事生产自救。该城各种企业中的失业工人经我民主政府极力扶助,在阎匪摧毁后的极度困难情况下,现已有三百五十余工人先行复业。一百三十多铁路工人自解放后即组织起来修复铁路。新改名的榆次振华棉织厂原榆次棉织厂(未说明是公营或私营——编者),于七月二十九日正式开工后,每日可织洋布四十匹及毛巾等,该厂职工除返乡或他去的十二人外,一百二十四人已全部复工。解放纺织厂百余工人亦已复工。为继续扶助失业工人及饥饿的市民恢复生产解决目前生活问题,政府已决定再拨八千余斤小麦进行救济,并决定由冀南银行榆次县支行发放冀钞五百万元,贷款手续极简便,只须各街工作组介绍即可贷出。解放纺织厂亦正准备再以二万斤杂粮救济该厂失业工人。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寿榆新区妇女 改变旧习参加劳动

第1版()
专栏:

  寿榆新区妇女
 改变旧习参加劳动
【北岳讯】寿(阳)榆(次)地面广阔,群众生活比较富裕,过去一般妇女都不参加劳动。敌伪占领时,社会风气日坏,妇女坐穿坐吃,“穿汉子,吃汉子,死了汉子嫁汉子”的思想很浓厚,把劳动认为是一种耻辱。几年来由于敌人抓丁抢掠,横征暴敛,群众生活非常困难,但大部妇女仍不愿参加劳动。今年五月我军再次解放寿阳,为了提倡生产,针对妇女这种思想,普遍进行宣传教育,指出“不劳动是耻辱”,提倡“参加生产,改善生活”,妇女们的旧习惯逐渐改变了。妇女锄地拣苗现在已成普遍现象。不少村庄妇女成为劳动的主力军。据三十六个行政村的统计,能劳动的妇女三千四百四十人中,参加了生产的有二千六百四十三人;七区大东庄百分之九十的妇女参加了生产。七里河阎守梅生产小组,四个人四天拣谷苗十亩,她自己的十亩地,没有牲口都是靠变工种上的,她高兴的说:“还是变工好,又红火,又待动;要不是十亩地可一下种不上”。五区翟上庄受阎灾最严重,妇女们除老弱残废外都上了地。圪@村张金凤等五人种了一百零六亩地,还开了六亩荒。太平村李根莲、桃银喜、李存娥三人,自动结了变工组,得到政府一石四斗贷粮,解决了生活困难,情绪很高,她们说:“公家这样关心咱,咱们可得好好受哩”。三十亩黑豆很快就种了二十七亩。寿榆的妇女们不但在田地里生产很积极,在农闲时还抽时间纺线、织布,光牛村一带就组织了六百多个妇女进行纺织,解决了不少生活困难。妇女们普遍的参加了劳动,省出男人不少工从事其他生产。张村和七里河的妇女亲身体验到地种上了,庄稼长的很好,生活也比较好过了,扛上锄在大街上走时,不但不害羞,还觉得很光荣。野雀坡妇女们一向是“穿衣撵时髦,走路看影子”,风气很坏,开始再三动员,锄头总是扛不出去,继经集体教育,个别谈话,并以王三为骨干组织起一个组来锄苗,才开始行动起来。在不断的教育和劳动中,现在她们的生活逐渐朴素了,作风逐渐转变了。整个寿榆的妇女生产呈现了一种新气象。不少群众反映说:“今年的女人们可顶上大事了”。七里河苏何年说:“往年锄苗忙时,一天二升米也没人干,今年没雇人也就锄过了”。   
  (政邦、光远、国庆)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经过详细调查得出准确结论 太行土改已彻底完成 今后总方向是迅速恢复与发展生产

第1版()
专栏:

  经过详细调查得出准确结论
 太行土改已彻底完成
今后总方向是迅速恢复与发展生产
【本报讯】总分社记者综合报导:太行区党委五月会议明确规定“端正政策,恢复与发展生产,完成整党建政与支援前线”的工作方针后,各县为接受这一方针,从五月下半月至七月上半月,普遍进行了关于工作基础(老区、半老区基本情况)的调查研究与正确估计。这种估计对太行全区说,是有历史意义的。太行是华北最老的解放区之一,经过抗日时期的减租减息与合理负担及一九四五年冬季(日本投降后)的反奸清算,大部地主土地已归还农民。一分区冀西各县地主土地减少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分区晋东各县减少百分之七十左右。其他地区亦大抵如此。一九四六年五四指示以后的秋冬两段土改运动,正式提出了“彻底消灭封建,实行填平补齐”的口号,大部地区在这次运动中把土地问题最后解决了,且进一步清查了其浮财与地财。武安二百四十三村统计,地主原有地三十万亩,在反奸清算中被农民算回的达二十万亩。一九四六年八月与冬季两段运动又算得土地七万亩。一分区邢台、赞皇等八个县十五村统计,地主原有地一千八百亩,土改前被农民算回一千零二十亩,八月土改又算得六百三十三亩(地主最后剩一百四十七亩)。
没有掌握真实情况过低估计土改成绩
以最后算回来的地主土地实行填平补齐的结果,各县农民每人均获得土地两三亩(地少村)到五六亩(地多村)。地主所剩土地,数量上每人平均不及农民之半。潞城县二百零五村统计(大体可以代表一般县份情况):原有地主六一六户,每人平均土地一四点七五亩;经营地主七六四户,每人一一点二二亩;富农一五三七户,每人一○点四九亩;富裕中农一七六九户,每人七点六亩;中农一○六三二户,每人五点一亩;贫农一一四六五户,每人三点一亩;赤贫二三四九户,每人○点七八亩。填补后,到一九四七年春,仍以原户数统计,地主每人平均土地一点七五亩,有二○七户变为赤贫;经营地主每人二点一亩,较以前的贫农土地还少三分之一;富农每人五亩,富裕中农五点六亩,中农五点五亩,贫农五点八六亩,赤贫五点五五亩。以土地法大纲的规定为标准,封建已经彻底消灭。因清算敌伪人员政治问题,富裕中农有五六五户降为中农,中农有三三二户降为贫农。就是说,中农已受到伤害。
但各地领导上未能及时掌握这个基本情况,与绝对平均观点的支配,强调消灭封建还不彻底,农民翻身还差得很多,要求继续追击已经不存在了的“封建”,挖“防空洞”、追“化形地主”,错误从此开始,若干县并在秋季展开大规模运动,结果是许多村庄扩大斗争面到总户数百分之十五至廿左右,少数村达到百分之卅,严重的伤害了中农利益。社会秩序与群众思想发生混乱,生产情绪受到影响。去冬又有盲目强调彻底平分和片面的贫雇观点。沙河等县有些“贫农团”封了大批中农的门,元氏等县有些贫农强用中农牲口大车,强借中农土地粮食,平顺等县“贫农团”中某些分子甚至敲诈中农财物,加重中农负担,使社会秩序更加混乱,影响了各阶层的生产情绪。陵川县玉泉村中农冬曾说:“我只嫌家里东西多,光想一下吃完。以前见粪就拾,现在也不拾啦。”靳来喜说:“我每天愁的牛不死”。沙河毛村中农杨士永家三口人,借口过年吃了八十斤的一个猪。杨喜春家四个月光买油醋粉菜花了二万二千元。许多户偷拿粮食换肉吃。武安九区一带,农民有劳力不肯多种地,工匠不敢多做工,都愿意自己降成贫农或保持贫农成份,较富裕的中农觉得自己迟早逃不了挨斗争,便抱着“吃在肚里是净赚”的态度,挥霍浪费,“饿不死就行”。同一时期,各地由于对农村老支部缺乏调查了解,也盲目地强调了党内不纯,在若干实验村并采取了一脚踢开老组织的左倾冒险做法,引起农村党的混乱,许多党员与干部消极怠工,等待挨斗,下台,各地实验村整党结果,最后证明地富掌握支部的现象是极个别的。主要问题是思想与作风不纯。黎城、潞城等县去冬曾认为农村支部有百分之四十被地主富农党员操纵,但实验村调查的结果,根本就没有地主富农成份的党员,显然是一种假报告。
坚决纠正左倾错误各阶层团结闹发家
今年一、二月后,各地依照晋冀鲁豫中央局与区党委指示,坚决纠正左倾错误,端正党的政策,挽回了这种混乱的局面。错斗了的中农经过改订成份、取消管制、摘特务帽、摘当权的(原物存在的退还),区党委发了告农民党员及村干部书,明确指出太行土地问题已经解决,号召各阶层团结生产,这样大家都觉得自己生命财产有了保障,重新积极生产;富农地主得到部分安置,如有三、五年都能变成份,也觉得有了希望,开始努力参加劳动。党员们经过辨别是非功过,明白了整党是治病救人,有许多已决心在生产中立功抵过。开始积极参加与领导生产。内邱小西村今春新增牲口四十七头,开荒九十八亩;涉县三区十八村二十五天内积肥六万六千驮。平顺十七村开生熟荒地八百多亩。高邑治丝庄今年参军外出二十个青年,但竟将去年荒了的三顷多好地都种上了。高粱去年只锄了一遍。今年已锄过三遍,群众并计划以后下一场雨就锄一遍地。壶关西川村农民李富黑四亩土玉茭上追肥三百五十担,马金旺一亩金皇后玉茭连着上粪三次,光追肥就上了五十担。该村共种四十一亩金皇后,上追肥二千七百多担。许多农民后悔过去不该挥霍浪费,放下粪筐的重新开始拾粪。他们说:“斗错了的还补偿,今后是真不再斗争了。”“好好受吧,受下是自己的!”“毛主席的政策来到咱村了。”
但有少数干部对端正政策与纠正左偏并不是完全自觉的。林县有些区干部说:“政策转得太快了,太猛了,咱赶不上。”昔阳等县有些区干到村,见偏不敢纠,有问题不敢处理,怕将来政策再变。这就是说,这些同志对过去错误的危害与目前纠偏的必要,还不了解,所以也不会做得很好。五月区党委召开地委会议,仔细研究了晋冀鲁豫中央局检查纠正左倾冒险主义的指示,对全区土改作了历史性的检讨,明确了端正政策,恢复与发展生产,完成整党建政与支援前线的方针。之后,各县根据实际材料,对工作基础也先后做了认真估计,一致得出实事求是的准确结论:封建已彻底消灭,土地已大体平分,土改不但已经完成,而是透底了。即使还有些分配不均现象,也是农民内部很小范围调剂的问题,而不是平分问题。所以今后总的方向是团结各阶层开展大生产运动,恢复与发展生产。为扫清生产道路上的障碍,就应该适当的补偿错斗中农与安置地主富农,使所有劳动力都能发挥。整党方面,则主要的是改造作风问题,这个认识深入到每个领导干部与党员的思想中去,使大家头脑大大清醒,在掌握党的路线政策与执行纠左、领导生产上大大提高了自觉性。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冀中行署贷粮款发指示 组织灾民生产自救

第1版()
专栏:

  冀中行署贷粮款发指示
 组织灾民生产自救
【冀中电】冀中行署为解决灾民生产和生活困难,决定在受灾区发放贷粮一百五十万斤。另发赈粮三十五万斤。现已分配到各个受灾县份。为加强生产救灾工作的领导,行署组织了两个生产救灾工作组,分赴无极、献县等灾区检查生产救灾和防汛工作。
【冀中电】冀中行署为继续抢堵决口,准备种麦,组织灾民生产自救,发出指示号召各地对能堵上的决口,要有计划的继续抢堵。对险工堤段,要有充分准备和检查,如河水再涨,就动员全村力量防守抢护,争取不再决口。如尽到一切力量还护救不住,全体干部对受灾区的一个人,一间房,一件东西,一亩庄稼都要尽一切力量抢救,减少群众的损失。对灾民要救济。首先发动群众互救互济,如受灾过重,生产困难,又没依靠的户,当地政府应赶快赈济。赈济时要先调查好,按各户受灾轻重,分别救济,不能平均分配。行署拨的三十五万斤赈济粮,专区要具体分配到县。各地商店和推进社,要深入到灾区,供给灾民席、煤,解决他们住房烧柴的困难。长期被水包围的村,要帮助他们修理和购买船只。用组织群众生产的办法来救济。特别要号召组织群众多种麦,眼下要先了解群众种麦有什么困难(如缺肥料、缺种籽、缺畜力等),想出解决的办法。推进社要根据季节及当地生产习惯和条件,组织群众开展副业生产。没推进社的灾区要设立分社,领导灾民生产,开展合作互助的生产自救运动。组织各阶层(不分贫、中、富农、地主),凡有劳力的人都参加生产组或生产合作组。但组织时必须掌握自愿两利的原则。政府、推进社对旧有合作社和生产组,要积极帮助和改造。吸收生产渡荒有经验的老农,参加生产救灾领导工作。对贫苦困难的村干部要适当的帮助,使他们全心全力去领导生产救灾。最后号召干部和群众齐心团结,积极进行防汛和生产救灾工作,作出成绩的要给以奖励,对消极怠工的要及时批评和处分。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保健模范马兴惠深入连队 改善伙食生活管理 推进日常卫生工作

第1版()
专栏:

  保健模范马兴惠深入连队
改善伙食生活管理 推进日常卫生工作
【新华社西北十八日电】西北人民解放军野战军卫生部工作人员马兴惠,深入连队研究与改善部队伙食及生活管理工作,一变消极治疗为积极保健。他证明了按部队现有供给标准,战士可获得足够的营养,改善伙食管理和生活管理与推进日常卫生工作,是目前杜绝病源与增强战士健康的主要和有效的方法,在他的工作影响下,部队中现已产生了大批新的保健工作者。
当马兴惠下到某团工作时,部队的领导干部和病人都希望他能“药到病除”,但他却把主要精力放在调查研究,探讨病源上。结果发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病人均为肠胃病与感冒,而都是由于伙食作法不好,生活管理不严格,以及不注意日常卫生生活所致。据此他就向该部提出改善伙食等办法。但是上下都没有信心,认为“在前方改善伙食是不可能的。”他召开过两次干部会,都毫无结果。但他并不灰心,而决心亲自动手,首先在改善伙食上做出实际效果,再继续其他工作。他选定二营六连三排做典型试验。帮助伙房淘米烧水,担水推磨,改变不淘米和撇米汤的老办法,把饭菜做得稀软可口,容易消化;菜饭日变花样,取消大会餐,改为经常吃肉。为了更精细科学的调查每人的食粮和吸收量,他亲自掌勺给战士添饭,登记每人食量,教育战士养成多嚼细嚼的习惯,每天秤战士的大便,并科学计算出每人的吸收量。结果伙食改善了,粮食节省了,战士们得到的营养份量反而增加,病号也因而减少。这时干部相信他,战士受戴他,司务长、炊事员起劲了,医务人员都更积极起来。三营医助了解了二营情形回到队上就开会,转告了马兴惠的方法,八连很快就实行了,并向全团所有伙食单位挑战,于是这办法更快的在全国普遍的实行起来。这时他就在这个基础上展开连队卫生工作,给战士上卫生课,用具体事实教育战士。如五连战士曹龙德和刘二树背柴时出汗,一休息就解衣脱帽,结果感冒了。他就叫他们检讨病因,然后加以教育。在长途行军中,马兴惠创造了很多政治性的标语,沿途张贴。如:“上山不脱衣服少感冒,多杀敌人立功劳。”河畔上写着:“不喝冷水不肚痛,身强力壮当英雄。”他并组啦啦队,见有喝冷水的就啦道:“为革命爱护身体,不要喝冷水!”在大休息时,一定熬米汤或烧开水让战士喝。有一次行军九十里,战士们不解绑带就睡了,炊事员也不烧水给大家洗脚,他就亲自烧好水并端在战士们面前,感动得第二天炊事员自动烧水,战士们也都自动洗脚了。他在每班选一卫生战士,每排选一卫生组长,加上党内保证,经常督促检查上项卫生工作的实行,使该次行军很少病号和掉队的。该营在马兴惠积极深入工作的影响下,涌现了不少新的保健工作者。该部卫生部已根据马兴惠办法订出四八年积极保健的卫生方针,并令所属各部学习马兴惠方法。由于马兴惠切实有效的工作成绩,以及对军队卫生工作的宝贵贡献,前总卫生部特提升他为保健科长。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冀中开文艺座谈会 决定有计划的创作研究批评

第1版()
专栏:

  冀中开文艺座谈会
 决定有计划的创作研究批评
【冀中讯】冀中区党委宣传部于七月十五日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座谈文艺创作及乡艺活动等问题。会议检讨了冀中目前文艺工作上的无组织、无领导状态,土改后农民迫切要求文化艺术,乡村剧团和很多民间艺人需要演唱材料,但都供给不上。区党委宣传部向会议提出目前文艺工作的初步意见。(一)有重点的恢复村剧团,村剧团应由各级党委和政府教育部门共同领导,村级由村宣教委员会领导。(二)提倡创作,目前着重短小的作品,以便及时的配合当前工作。所有创作应组织一定干部审查、修改。(三)各种女艺工作者及村剧团、民间艺人等,可以自下而上的建立文艺小组,由各地党委及政府宣教部门加以指导,与文协取得联系。最后大家提出:今后要有计划的组织大家创作,研究及批评。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国民党统治区劳大代表 热烈讨论大会报告 广大工人以必胜信心 英勇抗争推翻蒋介石

第2版()
专栏:

  国民党统治区劳大代表
 热烈讨论大会报告
广大工人以必胜信心
 英勇抗争推翻蒋介石
【新华社东北十七日电】劳动大会国民党统治区代表,在讨论高岗、陈云同志的报告中,信心百倍地表示他们一定要完成该两报告所提出的任务。他们以亲身体验,叙述国民党统治区的工人遭受美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统治的饥饿和恐怖迫害以及工人英勇反抗斗争日益发展的情形。他们认为这次亲眼看到解放区力量的强大与胜利的发展,大大鼓舞了他们并将大大鼓舞国民党统治区工人的斗争勇气。上海代表说:上海工人今天的工资,不够还昨日下锅的欠债,我们要求吃饱饭,但得到的回答却是坦克冲撞和机枪扫射。仅仅申新九厂一次增资罢工,工人即被杀伤了一百多人。卖国的国民党政府把上海出卖给美帝国主义成为它奴役中国人民和工人的乐园。上海女工及国民党统治区其他阶层妇女因怕被美兵侮辱,一般不敢一个人在小街上走。静安寺路的美军俱乐部门口,常常有三轮车和人力车工人被不付车钱的美兵打得头破血流。除了棺材不是美国造,上海大商场到小摊贩都是美货,日货比抗战前的武装走私还要猖獗。南京路上出现过资本家赶着奶牛的示威行列,因为他们的饭碗被美国奶粉打翻了。各大百货公司店员,今年“二七”发动过反对外货倾销的大示威,永安公司店员梁仁达被特务打死也不低头。工人阶级以自己反蒋美斗争的鲜血教育了许多民族资本家,使他们看清了他们自己的出路在那里。他们也和工人一样地期待着:“国民党快完了,共产党快来吧!”上海代表激昂的说:“有过‘五卅’大罢工和一九二七年大革命时三次武装起义光荣传统的上海工人,他们知道怎样迎接中国人民解放军。日本投降时,江南造船厂六千工人就曾经组织纠察队,把企图破坏工厂的日军缴械了。我代表上海有组织的工人向大会保证,上海解放的时候,上海工人将尽一切力量把工厂仓库完整的保存下来,发电厂马上恢复送电,自来水厂马上恢复送水,汽车电车照常在曾洒遍工人鲜血的南京路上奔驰,我们有信心把上海变成最兴隆的人民城市。我们欢迎第七次劳动大会在自由的大上海召开!”
南方代表说:高岗、陈云两同志的报告,不但说出了解放区和国民党统治区工人的愿望,而且也说出了广大海外工人的愿望。在抗战期间海内外三十万工人曾进行抗日献金,拒运日货,在中共领导下组织东江纵队(即今天的两广纵队),援救大批抗日人士及盟国航空员等,建树了光辉的功绩,但日寇投降后,国民党却代替日寇成了“新日军”,给人民和工人带来更多的灾害。“和平三天,沙锅子朝天”,这是南方工人当时给国民党反动集团所做的结论。现在南方已成了美货日货倾销的市场,民族工业大批倒闭,仅广州一地先后即有四万纺织工人、二万五金工人和六千树胶工人失业。他说:对国民党幻想破灭的南方人民和工人迅速地转入了新的斗争。就在国民党政府颁布血腥的紧急治罪法的当天,工人即发动了一次大罢工。今年六月十八日,各地各业的二百九十七个工会即在某地召开了反美扶日的盛大的群众大会,热烈讨论了中共“五一”提出的召开新政协的号召,一致主张坚决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他说:“南方人民有了日本投降后三年来的经验,国民党反动派的任何和平阴谋再不能欺骗我们了。敌人想把南方变成他们反革命的最后基地,但南方的人民和工人也已准备作最后一次的‘迎接’。现在广东九十多县,到处都有人民武装的活动。我们一定努力配合人民解放军的进攻,把反动派头子抓起来,和全国弟兄们一齐公审他们。”
武汉代表说:军火生产重地的武汉国民党反动集团强迫工人在其军事管理下进行奴隶劳动,而且以一批汉奸、特务、工贼成立所谓江汉总工会,对工人进行恐怖控制。有一次敌人曾以汽车冲入罢工者的行列,当场扫射,死伤工人四十二名,被捕二百多,但这些丝毫也不能阻止工人的斗争,而只更加深了武汉工人的仇恨。许多工人已参加了武汉外围的人民武装,留在厂里的也用各种方法与敌人进行斗争。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滥发大钞市场混乱 国民党区涨风再起

第2版()
专栏:

  滥发大钞市场混乱
 国民党区涨风再起
【新华社陕北十七日电】综合各方消息:国民党当局宣布发行五百万元等四种新票面额大钞后不及两周,上海金融物价新的涨风即于七月三十日开始,迄今各项商品价格均涨达新高峰。十四日,大米每担涨至六千五百万元(国民党币、下同),超出六日涨风最高价每担二千四百万元的百分之一百七十强,较之七月大钞发行前的最高价每担四千万元,亦上涨百分之六十二强;同日美钞黑市每元涨至一千一百五十万元的新高价,高出大钞发行前最高价每元合七百二十万元的百分之六十弱,较之此次新涨风开始时(七月三十日)每元合九百万元,亦上涨百分之二十八弱。至其他商品价格,据路透社上海八日电:“也有可观的上涨”。各种公用及交通事业则缴上月连续涨价后不久,本月初再度加价,更刺激物价的上涨。国民党当局已宣布:五日起沪市各种公用事业用费加价百分之百至百分之三百九十不等。同时各地火车客票增价百分之二百,轮船票价涨百分之一百二十,飞机票价平均涨百分之三十四。按国民党政府此次发行新大钞曾以预定之紧急行动配合,以压迫市场。七月十九日,即新大钞发行后之第二日,大批经济特务警察全力出动,加强管制市场,金融当局停止贷款,严格限制各地汇沪款项。同时原流通市场的一部分资金则有外流现象。致此后数日,银根稍紧,一般金融物价市场,均无显著涨风出现,其中美钞价则曾有轻微下跌。但此仅为短暂现象,至七月三十日,即新大钞发行后之第十三日,市场开始掀起此次新涨风,至今仍继续上涨中。
【新华社陕北十八日电】综合各方消息:紧接国民党当局十八日宣布发行新大钞以后,国民党的各大小城市亦与上海同样立即掀起普遍的新涨风。当发行新大钞的消息于七月十九日晚传至天津后,各商号门市,均慌忙更改标价牌,直至午夜(津大公报)。次日大米涨至每斤四十二万元,二十七日更涨至每斤五十二万元的高峰,较之六月底的每斤三十六万元上涨达百分之四十四强;二十日红五福布每匹涨至五千一百万元,较六月底的每匹三千一百万元上涨百分之六十四强;二十七日小米每斤涨至三十八万元,较之六月底的每斤二十五万元上涨百分之二十五;同期内玉米面上涨百分之六十五弱,而达每斤二十八万元高价。北平于新大钞宣布发行后之第三天(即七月二十日)物价直线猛跳,几家百货商店整日在摘换牌价中(津益世报)。该日棉毛织品上涨几达一倍,普通日用百货也多上涨三成至七成,而小得象银元大的烧饼、馒头亦于一天中由每个三万元涨至五万元;至二十七日大米每斤涨达五十二万元,较之六月二十日的每斤二十六万元上涨达一倍;同期内面粉上涨百分之一百六十八强,而达每袋二千一百万元之高价;银币则自七月二十日的每元四百一十万元涨至二十七日的五百三十万元。青岛兵船牌面粉十九日每袋涨至一千六百八十万元,超出六月底每袋六百五十万元的百分之一百五十八强;同期内大双龙棉布涨百分之一百二十六弱,而达每匹五千三百万元。南京七月十九日银币每元涨到三百六十万元,较六月底的每元二百六十万元上涨百分之三十八强,且买进而不卖出,其他五金货价涨五成。京沪线上之无锡,据合众社七月二十日电称:“市场混乱,存货人均拒绝出售其商品”。汉口于新大钞宣布发行后,人心惶惶,市场呈空前紊乱,金钞为首,各物纷纷上涨,七月二十日米价每担突破三千万元,高出六月中每担一千零八十万元的百分之一百七十七强。广州金融物价,据天津民国日报七月二十五日披露,三天来,港币每元由七十万跳出百万元大关;米价则涨了一倍,中米每担由二千万元涨至四千万元;一切日用品均连涨数倍。市内一般交易已拒绝使用一万元至四万元的钞票。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伙食与健康

第2版()
专栏:

  伙食与健康
西北野战军卫生部保健科长 马兴惠
我为了改善伙食以根绝病源,保证指战员的营养与健壮,特在某团二营,在营、连负责同志的协助下,进行了连队生活的调查与实验。兹将一个半月的实验情况与结果介绍如下:
一、实验前的情况
部队经过长途行军,作战的疲劳与体力消耗,休息后,疲劳稍一恢复即食欲大增。该营全营吃粮都超过供给标准。一般战士每天最少吃五大碗,有的吃八大碗(每碗最少十两)。但检查他们的大便,一半都是未消化的米粒和整粒豆子。疲劳的身体本来就影响消化和容易感冒,而战士们出了汗又爱脱衣帽,晚间常常不披衣出外小便,致休息后二十天就病了八十多人,都是普通感冒。战士们又都毫不自制的暴饮暴食,病人也是如此。因之,心口痛(胃痛)、肚子痛(肠痛),腹泻拉稀的人很多。这样战士们感到伙食不好,病人不断发生,医生很忙,连排干部也感焦急。于是开了两次事务长、事务员、炊事员座谈会,但大家仅反映了一些情况,没有解决问题。我向干部们提议,应当注意战士生活管理和改善伙食,军政干部没有引起注意,卫生干部表示缺乏信心。于是除加强卫生员的政治和业务教育外,我就亲自到各连伙房了解饭菜做法和帮助做饭;开炊事员漫谈会,向他们了解和学习并进行教育,改善伙食的问题也就逐渐从下面酝酿起来了。
二、实验证明了什么?
炊事员经漫谈教育后,首先纠正了不淘米却在煮饭时撇去米汤的坏习惯。战士们对此反映甚好,增加了他们改善做饭法的信心。同时炊事员又反省了过去吃生饭和喝水不够是由于懒惰不负责。伙食有了初步的改善。接着我就选该营第六连作进一步的实验。全力帮助改善该连第三排,同时保持第二排原状,以便比较。我与战士们生活在一起,看他们做饭,吃饭,发现细嚼的很少,大都每口只嚼七、八下就吞下;登记每班与每人的量,检查大便。经过五天实验,说明:一、伙食改善后每人食量与三排平均食量减少七分之一,粮食反可节省。而二排则继续增加。二、从各排随便抽出六人,检查其肠胃、消化、大便情形作比较,看出三排经改善后大都消化好,食物吸收量大。保持原状的二排则反相,六人中每人每日的食量(包括饭与菜)最少是五十八两,最多八十两。其中三人胃有毛病,四人肠有毛病,六人都拉稀。食物吸收量最高只二十点八两,最低十点八两,六人平均为十六点四五两。而三排的六个人食量最高的五十八两,最少的四十一两。食物吸收量最高为二十三点二两,最低十四点二两,平均十八两。六人中肠胃有毛病的只两人。这一检查证明:吃得多粮食超过的原因是伙食不好(不会做饭)和消化不良(不会吃饭)。改进了做饭方法使大家吃得好,好消化,好吸收,营养增加,又可节省粮食。
按一个成年的作重劳动的人每日所需营养料与热量为蛋白一二零公分,糖五零零公分,脂肪六零公分,热三零二零卡路里。而根据我军的供给标准的物质,如小米,青油,豆芽,羊肉,黑豆,牛肉等计算,每个战士每日可得蛋白为一二六公分,糖六零二点五公分,脂肪四七点四公分,热共三三五零卡路里,超过了需要量。但由于伙食管理与作法不好,战士们消化不良,如二排每人每日平均实际所得热量只有二千四百多卡路里,蛋白七十多公分,糖四百多公分,脂肪三十多公分。浪费营养甚多。又由于调剂不好与吃青菜少,致有夜盲、坏血等病。
经过实验,大家亲眼见到伙食改善后疾病减少,健康有改进,粮食节省,改善的办法又容易,因之大家信心很高。又因在三查之后,大家阶级觉悟提高,工作积极,因此二营炊事员们都订出个人计划,互相竞赛。不仅改善了伙食,也推动了卫生工作的进行。对减少疾病减员增强部队战斗力,起了很大的作用。
三、两点意见
(一)一个良好的人民战士,除了立场坚定,政治思想开展,与精通军事业务外,必须要身强力壮,没有疾病;而伙食与生活管理就是最直接影响与关系着一个人身体健康的。但我们许多领导者却把这个重要问题视为“生活小事”,瞧不起它,不加过问,不关心。也有些人单纯的计较超支,用很大力量管理收发,而没有研究领下来发下去的东西,是否真用在战士身上,是否有利战士身体健康。还有些卫生人员则是被动的工作态度,每天忙着看病开药方,但病人并未因此减少。这些都是没有掌握工作的积极方面。
(二)所谓改善,并不是要多吃肉,多吃粮,而是要:甲、严格管理,首长负责组织领导大家想办法,发动大家动手,首先帮助改造炊事人员,提高其思想认识与工作方法,其次建立一些必要的管理制度。乙、合理调剂,将节余的小米换些豆子,磨豆腐、生豆芽等。丙、克服老一套保守作风,研究许多新办法、新花样,使其合于卫生,好吃养人,这得要炊事员同志们多下辛苦。丁、厉行节约,到处掉米丢饭对伙食影响很大,克服这种浪费现象。
                【新华社西北十八日电】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京沪沿线各城市工商界纷起抗税

第2版()
专栏:

  京沪沿线各城市工商界纷起抗税
【新华社华东十六日电】据沪时与文杂志三卷十二期披露南京到上海铁路沿线各城市工商界纷起反抗国民党日益加重的苛捐杂税称:无锡米粮业为抗议国民党征收所谓“行商一时所得税”按货值抽百分之二十(即一石米要征二斗)的高税率,于六月六日罢市一天,粮商千余人并举行集会,商讨对策。与此同时,苏州和常州工商界亦有反抗增税的行动。至六月九日各该地工商界并联合镇江商会一起向国民党行政院请愿抗议,但毫无结果。六月十七日各该县工商界再度联合抗争,同日“全国粮业联合会”亦推派代表赴南京请愿,仍无结果。按无锡工商界此项抗税行动,早于去年十二月底开始,今年二月并因反对税局强迫查帐而举行罢工罢市,至五月二十一日税吏竟强制实行查帐,曾发生冲突。该县参议会副议长朱文沅亦承认国民党捐税的繁重,他说:“五月一个月单货物税一项即有一千八百多亿元,平均每天要摊六十多亿元,但无锡工商业早陷于半停状态,城乡人民十室九空。”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国民党政府在美帝指挥下 允西德南美侵华倾销 并与意大利缔结“易货密约”

第2版()
专栏:

  国民党政府在美帝指挥下
 允西德南美侵华倾销
并与意大利缔结“易货密约”
【新华社陕北十八日电】国民党卖国政府在其美国主子指挥下,开始与西德、南美及意大利进行所谓“易货”贸易。据合众社上海十二日电引“对外贸易人士”消息称:国民党政府“已提出安排中国与西德间的大规模易货贸易的建议,并计划扩大与西欧国家及南美的易货贸易协定。”该电继引据“可靠方面报导”称:国民党政府已与意大利“缔结易货密约”。同日中央社上海消息则承认:国民党当局“已着手进行中德易货工作,此事已由中信局与德境盟军当局接洽,并获初步许可。”上述消息披露:国民党政府准备以中国大豆、花生及其他农产品供应德、意,而让意大利人造丝及所谓“德国科学仪器及生产器材”来华倾销。按七月三日国民党政府和美国签订的“双边协定”中,已明白规定中国必须在商务上给西德以“最惠国待遇”,同日中央社消息并承认国民党已答应“允许予美各占领区及乌拉圭以最惠国待遇”。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波捷经济密切合作 决定缔结五年经济新协定

第2版()
专栏:

  波捷经济密切合作
 决定缔结五年经济新协定
【新华社陕北十七日电】各方报导:捷克与波兰的经济正以空前大规模进一步密切结合中。根据去年七月四日签订的捷波经济合作条约成立的捷波经济合作委员会于本月四日至六日在华沙会议上,决定缔结一九四九至一九五三的五年经济合作协定,范围涉及两国经济生活的一切主要方面,其中单五年换货总额即将达八亿美元之惊人规模,为此目的并决定将去年七月四日签订的五年换货协定延长十八个月至一九五三年底,以与新协定适应。新协定此外并规定两国共同供给原料,并共同生产;共同利用动力资源,并建立统一的煤气及电力网;共同开办大规模工厂与作坊;共同制造火车与船只、开辟码头以增加水陆运输力:而最后与最大的则是共同开凿接通多瑙河与奥德河的运河。两国合组的运河委员会业已成立,运河凿成后将不仅对捷、波两国,而且对一切东欧与东南欧国家都具有重大经济意义。“捷、波合作乃是两个平等民族合作的鲜明范例。”(劳动报)。捷克哥特瓦尔德总统的经济顾问费捷卡在其评论中指出:“新协定将使对波贸易占捷克全部对外贸易百分之十,因而使拟议中的五年计划终了时的目标得以实现,届时捷克对各计划经济国家之贸易须占全部对外贸易百分之四十。”费氏说明波捷合作所与两国的利益称:“很显然地,供给三千六百万人民(按指捷、波人口总数)的市场的生产,当然要比供给二千四百万人民(波人口数)或一千二百万人民(捷人口数)的市场的生产要合算得多。”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多瑙河会议继续进展 通过苏草案第一章 美英法各种愚妄修正案全被否决

第2版()
专栏:

  多瑙河会议继续进展
 通过苏草案第一章
美英法各种愚妄修正案全被否决
【新华社陕北十八日电】综合塔斯社电讯:多瑙河会议自九日起进入综合委员会审查苏联草案阶段,迄十三日止,已通过草案序文及第一章全部,包括规定多瑙河通航与多瑙河委员会组织基本原则的草约最主要部分。所有条款都获得多瑙河国家一致的拥护,而美英法三国所提出的各种修正案,则全被否决,三国代表只是在会上出尽了种种丑态。如讨论苏联草案序文时,美国提出修正案主张:多瑙河各国的自主权利仅应予以“适当的注意”,同时应“恪遵一切国家的利益”而保证多瑙河航运的“自由”;序文并应加入“本联合国宪章以发展各国在多瑙河的经济福利与和平关系”字样。维辛斯基予以严正反驳,告诉他“应该毫无保留地承认多瑙河国家的自主权利”。并指出三月十七日签订的英、法、荷、比、卢五国条约,在发展经济关系上也没有说到联合国宪章,美国的修正案是不必要的装模作样。在讨论本文第一条时,美代表要求加上“防止歧视”一类的字样,并声明其目的在“防止帝国主义深入多瑙河”,结果引起了会议一阵哄笑。继之法国代表忽然硬说该条所引用的外长会议决定与原文不符。维辛斯基马上把文件拿出来对证,完全暴露了法国代表的愚妄。在讨论草案第五条关于多瑙河委员会的组成时,三个非多瑙河国家都想挤进委员会分一席之地;英国代表甚至说苏联也不是多瑙河国家,只有乌克兰才是多瑙河国家。但当维辛斯基拿出地图来给他看,告诉他,不但乌克兰而且莫达维亚也沿着多瑙河时,英国代表乃瞠目不知所对。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片面货币改革加深德人民困难 西德工人罢工抗议 美英法图以“占领法规”代替对德和约

第2版()
专栏:

  片面货币改革加深德人民困难
 西德工人罢工抗议
美英法图以“占领法规”代替对德和约
【新华社陕北十七日电】塔斯社报导:由于美英法当局片面实行“货币改革”发行西德马克的结果,在德国西部占区及柏林西区,已造成严重的经济困难。而且这种困难正在日益不断的加剧。在德国西部占区,仅在实行所谓货币改革后的头两周内,鞋子及长统袜等即上涨了百分之五十到一百,非配给物品,在同时期内,竟上涨了两倍到五倍,人民购买力亦急剧下降。同样,柏林西的物价,在从七月底到八月六日的八天内就上涨了百分之五十到一百,工人失业者到本月六日在全部柏林西区七十五万人中已达十二万人,再由于美英操纵之柏林市政府对分配运入西部柏林之苏联十万吨小麦采取消极怠工,更加深了人民生活的困难程度。全西德各地劳动人民为抗议美英政府采取此种危害德国人民利益和不负责任的政策,已普遍掀起抗议罢工和示威。在西部占领区统治中心的法兰克福,也有五万工人冒雨举行了群众抗议大会,十二日美占区黑森省职工举行了十二小时的罢工,参加罢工者达三十万人。
【新华社陕北十七日电】塔斯社报导:德国西部占领区美英法三国政府正阴谋实施所谓“占领法规”以代替对德和约。据悉,这一法规正在加紧准备中。红星报在揭露美英法政府这一阴谋时指出,苏联曾经再三邀请美英政府制订对德和约,但都遭到了固执的拒绝。因为和约一旦签订,德国政府就有权负责处理和约所涉及的一切问题,而美英法政府有所要求时也就不能不与这个政府进行谈判。但在和约被“占领法规”代替的情形之下,则美英法三个军事总督们实际上也就是美国,就可以主宰西部德国的一切问题。这就是为什么美英法要在西部占区强施“占领法规”,而不要求解决整个德国的和平问题的原因。红星报在结语中指出,德国人民所需要的不是新样式的占领制度,而是由四占领国与统一的德国缔结的和约。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买卖或包办婚约可以解除

第2版()
专栏:询问与答复

  买卖或包办婚约可以解除
编辑同志:
我县有不少妇女提出解除婚约,一般的根据政策法令是可以解决的,但有有关军属的解除婚约问题不知怎样解决,兹将两件具体问题写给你们,请研究解答。
西山裴三元一九四二年闹灾荒没吃的,将女儿(那时才十三岁)许出,吃过一石余粮食,没有订过婚,四五年她女婿参了军也不断有音信,但不能回来结婚,现在女方(十九岁)提出解除婚约,男方家人不同意,叫给他家送去过日子,但娘家和女方都不同意去。
邱园彭彩仙十八岁,与南王村鹿二明是父母主婚,订婚后男人参了军,开小差回来又归队,但自走后二年多没有音信,不知下落,村人也不以军属待遇,现在女方提解除婚约。第二个问题按婚姻法令第三章第七条规定是音信毫无在二年以上者,又是父母主婚,是可以解除,你们看是否合适?
第一个问题,按法令第七条规定,多年有音信不能回家结婚,虽女方未超过二十岁,但因是父母主婚又带买卖婚姻性质,又没有正式订过婚,女方提出解除该如何处理?
               榆社县政府王执权、崔大申
△答:关于军属解除婚约的问题,我们已请高等法院李鉴同志答复如下:
一、裴三元在灾荒中因没吃的,将女儿许给人家,吃了人家一石粮,这说明了他女儿的婚姻并非出于自主自愿,而含有买卖性质的,现在他女儿既不愿到男方家去,自不能相强,不过当时男方既拿出了粮食救济了女方家里,亲戚既不成了,应当酌情予以补偿。
二、彭彩仙的婚姻如确是父母包办,订婚后男人参军开了小差,归队后又二年多没音讯,彭彩仙提出解除婚约,可以批准。
                        ——编者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前后方都应做好归队工作

第2版()
专栏:询问与答复

  前后方都应做好归队工作
编辑同志:
敝部全体干部在学习中,发现个问题搞不通,请解答一下。
边府命令全华北解放区内一律取消路条制后,部队里有个别下层干部及部分战士,因无路条的限制,故意东跑西串,甚至有些战士就开小差回了家。而地方上不动员其归队,部队也不深刻加以追究。这样是不对的,地方政府应有责任动员其归队,因为这些人归了队,对革命是有利的。
  补团四营戴绍怀
△答:为了争取战争的更大胜利,巩固部队确是一个重要问题,不但野战军应加强战士的思想教育,提高其政治觉悟,以减少逃亡,地方党政工作人员也应认真做好动员逃亡战士的归队工作。如详细调查应归队人数,分析他们逾期不归原因,研究出解决办法,解决家庭困难,耐心说服动员(应禁止一切强迫命令欺骗虐待的坏作风)。对于这些应该归队的战士干部采取放任不理甚至包庇的态度是错误的。至于取消路条是今天解放区建设上的需要,战士开小差应检讨我们工作没作好,与取消路条无关系。          ——编者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