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月目录]

- 通讯往来
- 晋冀鲁豫晋察冀边区参议会联席会议决议 召开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 讨论产生统一的华北民主联合政府等问题
- 北平发生廿年来最大惨案 蒋傅匪帮屠杀学生 反迫害的东北籍学生死伤百余人
- 在平津的东北籍学生过着悲惨非人的生活 平津学生教师工友节食捐款援助慰问
- 广灵阳高等县 干部节约救灾 完县三、六区流行传染病
- 沪平名流三百九十人联名声明 揭露美帝扶日事实 驳斥麦克阿瑟政治顾问的诡辩
- 美帝扶日真相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通讯往来

第1版()
专栏:通讯往来

  通讯往来 第四号各分社记者通讯员同志:
入夏以来,天旱不雨,各地旱象情况及抗旱的各种措施,希大力报导。
太行昔阳、平定、榆社、邢台、内邱、高邑、黎城等县办公室,及通讯员同志:
六月下旬各县相继开了县区干部扩大会议,会议材料均已收到,请将会后执行情形,各阶层的生产抗旱情形,干部党员积极领导群众克服困难等的具体过程速作报导。并对各种错误的思想及作法提出批评和建议。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晋冀鲁豫晋察冀边区参议会联席会议决议 召开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 讨论产生统一的华北民主联合政府等问题

第1版()
专栏:

  晋冀鲁豫晋察冀边区参议会联席会议决议
召开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
讨论产生统一的华北民主联合政府等问题
【本报特讯】华北广大解放区,已因人民解放军把战争引向蒋管区,而完全联成一片。为适应此种新形势及华北人民的要求,晋察冀与晋冀鲁豫两解放区参议会驻会参议员,于六月二十六日在石家庄举行联席会议。通过召开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产生统一的华北民主联合政府的重要决议。兹志会议经过如下:
会议由晋冀鲁豫边区参议会薄议长一波、晋察冀边区参议会成议长仿吾,联名邀集。于六月二十六日假石家庄市府办公厅,正式开会。计到会参议员薄一波、成仿吾、邢肇棠、于力、晁哲甫、王乃堂、阎力宣、杨耕田、裴毓明、安宅仁、赵明甫、张化夷、刘俊德、郭栋臣等十四人,超过两边区驻会参议员全额三分之二,达到法定开会人数。会议并邀请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主席杨秀峰、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主任委员宋劭文列席。公推晋察冀边区参议会议长成仿吾主席,成议长在会场和谐的气氛中,即席宣布开会,并致词,略称:“由于解放战争形势的发展,晋察冀与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已经完全联成一体,过去由日伪及蒋介石所造成的分割局面已不复存在。为适应人民政治经济上的要求,进一步加强华北解放区的各种建设,中共中央合并南北两大解放区为华北解放区的建议,切合时宜。两边区政府自亦应统一合并而为华北统一的政府。因而中共华北中央局又建议我两大解放区参议会驻会机关,商讨召开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成立华北联合政府的适当步骤。经薄议长与本人数度商讨,并与邢副议长、晁副议长、于副议长共同研究结果,乃确定联名召开两区驻会参议员联席会议,讨论合并的步骤。本人相信,华北四千五百万人民,正盼望着一个统一的华北民主联合政府的迅速诞生,今天这个会议将成为实现这个要求的起点。”成议长致词毕,晋冀鲁豫边区参议会副议长邢肇棠先生,首先起立发言,他说:“两解放区合并,两边区政府合并,十分必要。日本投降后,特别是我人民解放军解放石家庄后,仍然保持着为正太德石两路所隔开的人为界限,是不合理的,这使商民人等来往备受阻碍,相互封锁征税,已达到不能忍耐的程度,中共中央的提议是顺乎天而应乎人的举措。”继称:“现在两边区政府已经联合办公,但是这只能说是两边区政府完全合并,成立正式的华北政府的过渡步骤。必须实现华北人民所渴望的完全统一的华北政府。因此,我完全同意并拥护中共华北中央局召开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华北政府的建议。”继由晋察冀边区参议会副议长于力先生发言:“召开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以产生华北政府是适合民主原则的,因这两大解放区自日本投降后,地区更为扩大,较之抗战期间扩大两倍,而两边区参议会则均在抗战期间产生,代表现在华北解放区四千五百万人口,甚感不够。同时,多年来参议员人事变动亦很大。故以召开临时人民代表大会为宜。临时代表大会的筹备工作,我提议应由已经联合办公的两边区政府办理。”刘参议员俊德发言:“为了集合华北人民的力量,更有力的支援前线,以争取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两个政府合并很必要;召开临时代表大会产生华北联合政府的办法也是好的。”郭参议员栋臣说:“人民是早就希望统一的。在抗战时期,分开是不得已的。现在为了便商利民,交流物资,我完全同意大家的意见。”安参议员宅仁说:“解放区的民主实质从来就有,但民主形式在抗战初期,是很简陋的,到参议会的选举,就已经比较完备多了。这次决定召开临时人民代表大会,民主形式就更加完备。我认为建设一个新的国家,这是必要的,不可或缺的。”年高须白的阎参议员力宣说:“两区合并很重要。共产党提议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成立全国民主联合政府,我们就首先响应。”王参议员乃堂说:“同意邢、于两先生意见。两区政府的统一,不只今天,才有这个要求;抗日时期即有此需要。如货币不统一、邮政不统一、物资不能交流,人民早已感受不便。不过,现在这个要求更加迫切了。”晁副议长哲甫说:“两区合并,建立统一的政府,合乎人民需要;召开临时代表大会,比召开两区参议会的民主形式更完备些。”杨参议员耕田说:“临时代表大会召开时,两区政府应向大会作报告。”裴参议员毓明说:“同意大家意见。临时代表大会应迅速筹备召开;筹备工作按法定手续应由政府负责。”会议经过三小时的热烈讨论,大家意见完全一致。最后薄议长一波起立发言,他说:“今天全体参议员先生一致同意中共华北中央局的建议,我谨代表中共华北中央局向大家致谢。”接着又说:“两解放区合并为华北解放区,两边区政府合并为华北政府,是为人民生活所必须,且为客观情况所完全许可。过去分割是被迫的,不得已的,今天再把这种人为的分割继续下去,已没有任何根据。”他继说:“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应该在极其广泛的反蒋民族统一战线的基础上召开,应该代表并团结全华北的工人、农民、独立劳动者、知识分子、自由资产阶级、开明绅士、少数民族及一切反美帝反蒋民主力量,以产生华北的民主联合政府。”在他详细地阐明了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及将来产生的华北民主联合政府的任务、性质和共产党的愿望后,接着又对两区参议会过去的工作,作了很高的评价。他说:“在抗战期间,共产党所提出的十大政策,晋察冀与晋冀鲁豫两解放区参议会均先后予以通过采纳,如晋察冀一九四○年颁布双十纲领,晋冀鲁豫一九四一年颁布边区施政纲领,以及各项政策法令,如减租减息、精兵简政、发展生产、团结各阶层人民抗战等等,都是集中了广大人民的意见,为我党所提出,为参议会所通过所采纳,成为两解放区坚持抗战,打败日本的依据,也是打败蒋军进攻,取得不断胜利的依据。两解放区人民是光荣的,两解放区参议会也是光荣的。”薄议长最后着重说明:“十一年来我党一条不变的方针,就是紧密团结各阶层人民共同击败人民的敌人,建议新民主主义新中国的总政策。今后仍然要贯彻这一条总政策,组织华北四千五百万人民的力量,执行我党中央和人民领袖毛泽东的号召,把工业农业生产提高一寸,以便更有力地为解放全华北以至全中国而奋斗。”薄议长发言后,全场均极兴奋。最后由主席成议长归纳讨论结果为两项决议,提请大家表决:(一)同意两解放区合并为华北解放区,两边区政府合并为华北政府。现在业已联合办公的两边区政府为过渡到完全统一的华北政府的过渡政府形式。(二)由业经联合办公的两边区政府立即筹备,并迅速召开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以便产生华北的统一的民主联合政府。当经全体驻会参议员一致通过。会议历时三小时于团结、和谐、愉快的空气中闭幕。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北平发生廿年来最大惨案 蒋傅匪帮屠杀学生 反迫害的东北籍学生死伤百余人

第1版()
专栏:

  北平发生廿年来最大惨案
蒋傅匪帮屠杀学生
反迫害的东北籍学生死伤百余人
【新华社陕北十日电】综合外国通讯社消息:北平蒋、傅匪帮疯狂屠杀反迫害、反饥饿的东北来平学生,学生死伤一百余人,被逮捕三十七人,造成自一九二六年北洋军阀屠杀学生的“三一八”事件之后二十余年来北平最大一次屠杀学生的惨案。
在蒋政府威胁与欺骗下,由东北蒋管区沈阳一带抵达北平的学生,因蒋政府对他们的生活学业根本不管,“无衣无食,无处住,更无书读”(津大公报语)。他们对蒋政府本已满胸愤慨,再加上蒋记市参议会竟通过将他们集中军训、“规定征召全部东北学生当兵”的议案(据合众社北平六日电),准备驱迫他们充当四大家族反人民内战的炮灰,并“将他们从借住的参议会大厅驱逐外出”(据同上),这就引起了东北籍学生更大的愤怒。本月五日晨,东北九个大学及一个中学学生数千人(美联社报导为五千人,合众社报导为三、四千人),列队前往市参议会,抗议此一荒谬决议。当日下午,学生群集东交民巷该市参议会议长许惠东住宅,要求许将迫害学生的议案取消,蒋匪军警如临大敌,在许宅附近布岗,不许学生近前,并以石子袭击学生,但学生不为所动。坚持至傍晚,警察当局佯为允许明日再作处理,当学生开始散队回家时,蒋匪警备司令突命令警察、宪兵及军队向赤手空拳的学生开枪,一场灭绝人性的大屠杀即告开始。据合众社驻北平记者报导称:“当射击意外地突然开始时,记者正站在一群学生的前列,我身边的一个男孩子腹部中弹冒血毙命,他旁边的三个学生也受伤倒在人行道上”,“学生匍匐在地上,东面有一些学生开始狂奔,记者很清楚地看见士兵以上好子弹就开枪的速度,追着射击逃跑的学生”。据美联社北平八日电引据东北学联发表统计,学生死伤一百余人,其中当场被击毙和重伤入医院后毙命者十三人,且尚有十八人生命危险,受伤者共达一百人,被捕者三十七名,另一仅十岁的旁观小孩亦被击毙。
蒋介石匪帮制造此一惨案后,竟草草将死难学生尸首埋葬,妄图毁灭罪证,并将东北学生关闭在他们临时栖宿的各破庙中,剥夺其行动及与外界接触的自由。复自六日起宣布全市戒严,而蒋匪中央社则含血喷人,诬蔑赤手空拳的学生为“暴徒”,谓学生首先开枪射击,又无中生有谓“计军警死伤二十余人,‘暴徒’死三人,受伤十余人”(中央社北平五日电)。但无耻的谎言掩盖不了血的事实,美联社六、七两日电指出:“据记者赴商店、饭店及其他地方调查,各行各业的人都认为官方中央社关于这一事件的报导全部都是歪曲事实。”“记者缜密询问六位目击枪杀事件的外国人,没有一个人曾看见任何学生开枪,或由于所谓学生开枪而使军警有任何伤亡。”一位目击者称:“此间报上的记载(指‘官方批准的中央社消息’)全是谎话一篇。”另据合众社七日电报导:“官方的中央社报导仅死学生三人,但中国记者,一法国记者及我,昨晚曾看到五个尸首,而当局曾验出这些尸首全部是被打死的学生。”谣言工厂中央社的丑恶无耻又一次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暴露。
    广大学生愤慨声援 要求立即枪决凶手
  八大学成立“七五事件”后援会
蒋傅匪帮此一残酷屠杀东北学生的罪行,正激起各地广大学生的愤慨。据美联社北平七、八日电报导:平市北大、清华、燕京、北平师范学院、朝阳学院、铁道管理学院、华北学院及中法大学等八个大学的学生,已成立“北平八大学七五事件后援会”,八大学各派代表一人组成八人委员会致函蒋政府当局,谴责此一罪行,并提出立即释放被捕学生,枪决凶手,赔偿死伤学生葬殓费,扶衅费及医药费等严正要求。该会并已致函世界学联,呼吁各国学生的正义声援,另发表“告全国同胞书”,书中特别指出,被杀死的学生是用“美制子弹”杀死的。据合众社北平七日电指出:“观察家大都预料这次射击将会引起此间其他学生团体一连串的反应。”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在平津的东北籍学生过着悲惨非人的生活 平津学生教师工友节食捐款援助慰问

第1版()
专栏:

  在平津的东北籍学生
过着悲惨非人的生活
平津学生教师工友节食捐款援助慰问
【新华社华北十日电】据各方消息:流落平津的东北学生在过着非人的生活。受蒋政府欺骗抵达北平的东北蒋管区学生,据六日中央社北平电称已达八千余人,在天津的据上月十七日大公报说“至少也有五六百人”。他们千辛万苦进入关内三个多月,蒋政府所谓要筹办“东北临大”、“东北临中”收容他们的诺言一项也没有实现。六月八日天津益世报记者报导,抵达天津的学生饿着肚皮,满怀着希望,先去辅导处(按系蒋记教育部所设的挂名为“救济”学生的机关)登记,但辅导处说登记表和救济金都已用完了,叫他们到教育局去想办法。于是他们又集体前往教育局,找局长和科长都不在。某职员说:“教育局无能为力,你们到辅导处去吧!”戏弄得他们伤心之极。他们怀着失望而焦急的心情候在教育局门前,直到下午六时记者离开他们时,仍未进粒米滴水,每个人的脸色既黄且瘦,说话也是有气无力。到北平的学生情况更惨。上月十七日大公报说:“以北平为例,若干大房子让它空闲着,而许多东北学生却睡会馆檐下,住城墙洞中。”
与蒋政府的冷酷对待相反的是平津各大中学学生,教师及工友,他们以兄弟般的情谊热烈的援助他们,纷纷为他们进行募捐。在天津方面,南开、北洋、冀工、女师学院四校学生,至六月六日已为他们募得一亿六千四百多万元蒋币(下同),先分配给经济最困难的一百五十多个同学,并继续为他们扩大募捐。许多学校的教师在生活困难中还捐款给他们。天津市立师范师生,为他们而节食捐款。北洋二十五位工友捐了四百多万。仁立工厂的工友们捐了二百多万。女师学院、南开女中等校学生纷纷以毯子、衣服、鞋袜、纸笔、书报等物品送给他们,并准备为中学生补习功课。河北工学院的学生为援助东北同学,除发动募捐外,且曾断食一餐,把剩下的五百个馒头,由四个代表送到教育局,分发给停留在那里的几十个学生,几个代表还向东北学生讲话,劝他们“不要伤心,不要失望,拿出青年人的样子来”。体专学生除捐赠款项衣物外,也派代表持函前往慰问鼓励他们“千万别因此消极悲观,相反的,要更勇敢、更坚强的站起来!”当各校同学把节约或募集得来的物品一批一批送来时,“这些珍贵的友情,使那些流浪者都感动得流下了眼泪”。(以上见六月五日至八日天津益世报及六月六日天津民国日报)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广灵阳高等县 干部节约救灾 完县三、六区流行传染病

第1版()
专栏:

  广灵阳高等县
干部节约救灾
完县三、六区流行传染病
【北岳讯】北岳一分区广灵、阳高等县、区机关干部,节衣缩食募款救灾。广灵各机关已实行每人每日节米一两的号召,县府干部并捐款十七万五千元,政治处及村干训练班各捐小米二百斤救灾。在群众中同时掀起互助互济、共渡灾荒的“一把米运动”,只广灵东关即募款一九九九五○○元,小米十六斤。阳高一区干部在区的生产会议上认识了灾荒的严重,自动捐出九万七千五百元。五区二十四个干部捐出三十五万余元。路喜恒同志把发下来的草帽钱,零用费共四万元一齐拿出救灾。(王炬坤、孔禧、曹永章、王岗业、黄玉成、高学中、贾润璞、卢光华、赵毅)
【北岳讯】完县部分地区发生雹、虫、病灾,县区干部现正组织群众紧急施救。六月三十日中午,一、二、四区降雹,历时二、三十分钟。一区大悲小区,二区道古、柴各庄等村灾情甚重,政府已派员至灾区调查慰问,并积极筹划补种。
近日该县一区大黄峪、宁家庄一带发现草蚂蚱,咬害秋苗。六区南部村庄发现高粱蛆,专咬高粱尖,群众正扑灭救治中。四、五、六区部分村庄的棉花豆角上发生牛腻,群众用水杀虫抢救,效果很大。
三、六区个别村发生病灾,六区四新兴村天花流行,十岁以下小孩死了十几个,大人也有患天花的。三区西庄里发生一种急病,群众叫“转肠痧”,现已病死二人。@口流行小孩咳嗽病,咳起就没了气,并大便带血。县领导机关除指示各区迅速救治和防预外,并结合医联训练班,组织医生下乡救治。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沪平名流三百九十人联名声明 揭露美帝扶日事实 驳斥麦克阿瑟政治顾问的诡辩

第1版()
专栏:

  沪平名流三百九十人联名声明
揭露美帝扶日事实
驳斥麦克阿瑟政治顾问的诡辩
【新华社陕北十日电】据路透社上海消息:上海、北平等地名流三百九十人联名于二日在上海大公报上发表长篇声明,驳斥六月十五日麦克阿瑟政治顾问在东京所发表的公开声明中对美国对日政策所作的诡辩。(按上月初上海、南京、北平、广州、厦门等地文化教育界名流二百九十一人联合发表声明,有力的揭穿了美国扶植日本侵略势力复活的真象后,美国当局极为狼狈,麦克阿瑟乃命其政治顾问发表声明,反诬中国名流声明“系以歪曲之事实为基础”。)声明谴责驻日美军总部“未能在盟国管制委员会的监督下行动”,“美国在日本采取片面的专横的行动,违反了波茨顿宣言及远东委员会所定的指令与政策”。指出麦克阿瑟总部一对关于复员、解散财阀、土地改革、及其他问题的决定一概不予置理。声明再次列举美国保留日本飞机和坦克制造工厂、恢复日本警察部队和警察学校,拒绝采取“激烈”方法审讯和惩罚日本战犯等事实。并指出美国很怕外人获知这些事实“不准盟国记者自由进入日本”。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美帝扶日真相

第2版()
专栏:

  美帝扶日真相
一九四五年七月二十六日美英中三国向日本发出了波茨顿宣言。苏联参加对日作战后,也在这个宣言上签了字。这个宣言上面所规定的关于日本无条件投降的各项条款,是盟国实施对日政策所应遵循的最高原则。宣言中规定:
“欺骗及错误领导日本人民,使其妄欲征服世界者之权威及势力,必须永久铲除,因此我们坚持非将负责的军国主义驱出世界,则和平安全及正义的新秩序势不可能。
………直至日本制造战争的力量业已毁灭有确实可信的证据时,日本领土,经盟国之指定,必须占领,俾我们在这里陈述的基本目的得以完成。
………日本军队在完全解除武装以后,将被允许返其家乡,得有和平及生产生活的机会。
………对于战罪人犯,将处以法律的裁判。日本政府必须将阻止日本人民民主趋势的复兴及增强之所有障碍,予以消除。言论、宗教及思想自由以及对于基本人权的重视必须成立。
日本将被允许维持其经济所必需及可以偿付货物赔款的工业,但可以使其重新武装作战的工业不在其内。”
这些原则,说得简单些,便是:战犯必须严惩;侵略势力和军国主义,必须永久铲除;日本政府必须实行民主改革;日本人民必须获得民主自由;日本仅允许维持其经济及偿付赔款所必须的工业;战争工业与制造战争的力量必须摧毁;军备武装必须彻底解除;而盟国占领日本的目的,也就是要实现上述许多原则。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莫斯科英美苏三国外长会议,经中国政府同意,决定设立远东委员会(由苏、英、美、中、法、荷、澳、加、印、菲、新西兰参加),为执行波茨顿条款之决策机关,并有权考核占领日本之盟军统帅之指令及各种措施;同时,并决定成立盟国对日委员会(由美、苏、中三国代表及英、澳、新西兰、印度之联合代表参加),规定盟军统帅在颁发重大事项之命令前,须先与该委员会商讨及咨询。该会通称盟国管制委员会。
麦克阿瑟以盟军最高统帅的身份进驻日本,他的任务,就是彻底实现波茨顿条款;他的对日管制的一切措施应受远东委员会的约束;在“日本宪政结构之基本改组”或“日本政府整个改组”问题上,并受盟国管制委员会一定程度的约束。(据莫斯科三外长会议决议,在上述问题上,如盟国对日管制委员会“委员一人与最高统帅表示异议,最高统帅在远东委员会关于此事未有协议前,应暂绥颁发关于此等问题之命令。”)
可是,美国政府与麦克阿瑟在日本将近三年的作为,完全与波茨顿宣言的精神背道而驰,并且无视远东委员会与盟国对日管制委员会的权力,无视它们的多次抗议,一贯采取片面行动,实行了扶植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势力复兴的政策。
我们且看美国政府与麦克阿瑟在日本干了些什么。
    一、庇护战争罪犯释放战争罪犯
拖延战犯的判决
对于日本法西斯头子东条等二十五名战犯的审判,美国占领当局不仅听任这些战犯以法庭为讲坛,宣传日本侵略战争“系出于自卫”的法西斯理论,而且特地雇用美籍律师,无耻地替战犯们辩护。审判工作进行了两年有余,最后判决还没有下文。
其他未予审讯的另外一批二十名一级战犯,包括前中国派遣军总司令西尾寿造、前华南派遣军司令安藤纪三郎、前华北派遣军司令多田骏、前上海日海军特务机关长儿玉誉志夫及东条内阁阁员五名在内,去年底曾由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美国首席检查官季南向美陆军部战犯组提议释放。由于国际舆论的压力,现美军占领当局又放出要审讯他们的消息,但他们的罪行将尽量缩小,由一级战犯变成二级三级战犯。(据中央社东京六月十日专电)
许多重要战犯被美反动派开释。如组织日本战争经济的最高策划者池田成彬、乡古洁、古田俊之助、藤原银次郎以及伪汪精卫政府的经济顾问小仓正恒,一九四五年末拘捕后不久即行释放。而另一批一级战犯,包括侵我东北的军需财阀鲇川义介、飞机大王中岛知久平、前台湾总督和翼赞政治会总裁小林跻造、极端法西斯分子真崎甚三郎等二十三名,竟于去年八月三十日“无罪”释放。次日,同盟社社长古野伊之助和大日本政治会顾问有马赖宁二人也被开释。
清洗工作,网开三面
对于战犯的所谓“整肃”工作,是“叫法西斯分子去清除法西斯分子”(美记者大卫·阿诺德语)的滑稽剧。麦克阿瑟总部最近宣布清洗工作已经完成。但其实际内容如何呢?黑名单上开列了廿一万二千八百四十六人,经过战犯委员们的“审查”、“考虑”、“判断”的结果,只剩下一百零七名是“不民主”的了。五月二十二日麦克阿瑟总部即批准了一百二十九名被检举的战犯恢复公职,其中包括币原内阁的书记官长@桥渡和掠夺中国资源的前东方开发株式会社(即股份公司)顾问汤村达次郎、前华北开发株式会社要员山池卯一郎、前伪蒙疆银行襄理石田恒吉、前大东亚省总务司长兼日驻京沪大使馆参赞杉原荒太等人在内。(据中央社东京专电)
侵华罪魁,仍在侵华
侵华罪魁之一前中国派遣军司令网村宁次,仍在南京当蒋介石的顾问。在日本本国侵华战犯,如汪伪政府幕后的日本特务头子影佐桢昭等人,美军占领当局亦任其逍遥法外,不加逮捕和引渡。美国帝国主义者不仅积极地庇护侵华战犯,而且还积极地利用他们侵华的经验,充当美国侵华的帮手。去年七月初,美国便替台湾招来了两船日本“特别移民”,其中包括日战犯前台湾总督长谷川清和前满洲重工业会社总裁鲇川义介与其他日本军政文化人员。他们被美国帝国主义者聘请前来建造台湾的军事基地,开发台湾的资源,并协助美国来训练蒋匪军队。今年三月,麦克阿瑟又介绍日本侵华要犯、前驻伪宁公使堀内干城及另一名财阀要员山田忠充当蒋政府华南绥靖主任宋子文的顾问。
    二、扶植军国主义
保存天皇制度
日本的天皇制,就是军国主义的侵略机构。天皇在战争期间,用发布诏书、作广播演说等方法,作过许多鼓励侵略战争的活动。他是日本军队的最高统帅,太平洋战争对美国的宣战诏书就是他颁布的,他对战争负有直接责任。应该作为战犯处理。但麦克阿瑟不仅没有把他当作战犯,摧毁他在日本人民中的反动影响,而且还尊称他作“陛下”,保持他在日本人民中的威信。麦克阿瑟总部,草拟的日本新宪法,规定“天皇根据日本国民之最高总意,为日本及国民统一之象征”,“天皇对内阁的行政大权,保留否决之权”。这些规定,实际上保存了反动的天皇制。
保存独占财阀
麦克阿瑟的“民主改革”的抽象指令,是通过旧日本的反动统治者去执行的,这就不能期待他们作出真正民主化的结果。解散财阀委员会中的九个委员,其中七个就是财阀自己或财阀的爪牙。在他们主持之下,财阀们的康采仑,仅分散为若干形式上“独立”经营的公司,对其实际的独占权,并无影响。去年十一月日议会形式上通过了“经济力集中排除法”,但今年一月芦田内阁又经麦克阿瑟的同意,决定三井、三菱、住友、安田四大财阀的银行不在“排除”之列,五月二日东京报纸发表了麦克阿瑟的声明,将列入分散名单中之三百二十五家公司,勾消了一百九十四家。
在美国占领当局的庇护之下,发动侵略战争的日本财阀,不仅逃避了应有的惩罚,而且收买政党、官僚、政客,在反动的日本议会和政府机构中,布置了他们的忠仆和爪牙,保护着他们的利益。在一九四六年,这些财阀就由政府得到了对于军需工业的四百五十亿日圆“战时损失”的补偿费,和另一个对于国外资产损失的五百余亿日圆的补偿费。
保存法西斯团体
日本战前许多有名的法西斯团体领导人,如井上日召、橘孝三郎、天野辰夫、满井佐吉、菱沼玉郎等,战后依然在活动。一九四六年四月日本战后第一次大选时,日本法西斯分子组织了卅至四十个政党公开参加竞选。如儿玉誉志夫系的日本国民党、@川良一系的全国勤劳者同盟和立宪青年党、以及自治皇民会、皇民战线协议会。天皇制奉护同盟等便是。一九四七年二月日本工人准备大罢工的期间,真木康年领导下的新说大众党党员公开袭击工会办公处,殴打工会领袖,并刺伤日本最强大的工会——全国产业别劳动组合协议会——主席听涛克已。这些暴行,并未受到任何惩罚。一九四七年底,日本各反动法西斯团体,由救国立正党领导,组织了全国反共团体协议会。据今春日本警察厅的调查,这种“右翼团体”,仅在东京一地即有二百五十个,在全国则有一千二百六十个。
保存地主势力
一九四六年八月,麦克阿瑟不顾苏联和其他盟国的反对,擅自批准了反动的吉田内阁所提出的“土地改革方案”。根据这一方案,只能缩小土地所有的规模,由家长所有转为家族所有,并不能取消封建的土地所有关系。但即使这种改革方案,仍未被认真执行。所谓“农地委员会”,其实权仍操纵于地主之手。按规定至去年五月底应征购之地主土地为五百万英亩,但到去年七月仅征购九十万英亩,且全部落入地主亲属之手。直至今年春天,据盟国对日管制委员会的报告,真正的农民还没有得到一块土地。
   三、支持反动政府镇压民主运动
在麦克阿瑟的“管制”之下,旧的统治机构——天皇制——没有摧毁,产生军国主义的社会经济制度——财阀的垄断与封建的土地所有——没有认真的改革,日本旧有的反动统治集团仍然一直掌握着政权。就是战时与军部合作、支持战争或鼓吹战争的财阀、官僚、政客,甚至发动战争和直接指挥作战的军阀或则藏于幕后操纵政治,或则公然活动于战后所谓“民主”的政治舞台。
执行投降的东久迩内阁,是一个纯粹的由战犯组成的内阁,东久迩自己便是一九三八年指挥日军攻陷我武汉的军团长。这个内阁当政的六个星期之内,消灭了和修改了陆海军的档案,掩护了战犯,隐蔽了罪行,藏匿了巨量军火物资(后来有一部分在黑市抛售),并使各种法西斯军国主义集体改头换面,保存下来。
其后的四届内阁,都是反动的官僚财阀内阁,内阁人员中,没有一届不包含若干战犯大臣。币原内阁中有前华北派遣军司令下村定、前华北舰队司令及其后的联合舰队司令丰田副武、大日本政治会干事长松村谦三、小矶内阁顾问岩田宙造等。吉田内阁中有战时企划院委员及大藏省委员石桥湛三等。片山内阁中有欺骗日本工农,叫他们积极生产支持战争的社会法西斯分子平野力三和西尾末广(现芦田内阁副首相)等。现内阁首相芦田本人,曾是英文“日本时报”社社长,出版过八十四种特辑,热烈赞扬“反共协定”,宣传对法西斯德国和意大利的亲善,以及日本在我东北的“新秩序”。
在这样的反动统治之下,战后日益发展的日本人民民主运动,自然遭受到严重的压迫。美军占领当局不仅没有减轻这种压迫,而且纵容鼓励日本反动政府的反民主措施,甚至自己也直接参加了对日本人民与民主力量的镇压。麦克阿瑟前年七月曾经批准日政府组织秘密警察打入工会组织中去作破坏工作。日本工人或人民群众的示威,常常受到美国宪兵和军队的干涉。麦克阿瑟颁布过三次禁止罢工的法令,第一次是前年五月二十日,禁止东京的反饥饿示威;第二次是去年一月三十一日,禁止二月一日全国六百万人的总罢工;第三次是今年三月,除总罢工外,又禁止各种形式的地域性罢工。今年三月间到日本的美国德莱柏经济代表团,甚至要芦田政府做效美国的“塔夫脱——哈特莱法案”,制订反劳工法,取缔一切罢工,剥夺工人参加工会的权利。
对于在战时唯一坚决反对日本侵略战争的政党——日本共产党,麦克阿瑟纵容日本政府采取各种排斥和限制的措施,如自政府机关中开除日共党员等。日共“红旗报”经常受到美军总部新闻检查人员的故意刁难和限制。美军总部时常造谣诬蔑日共,如宣传日共要以“暴力没收财产”。就是造谣之一例。
波茨顿宣言规定,日本人民民主趋势发展的障碍,必须清除。那么,首先就应当清除麦克阿瑟的对日管制。
    四、取消赔偿计划
关于日本的赔偿,美国提出过好些方案,竭力设法把它减少。前年十一月发表的鲍莱计划,允许日本工业可保留一九三○——三四年的水准,规定日本每年可生产钢铁二百五十万吨;保有船舶一百五十万吨,每年可造新船十五万吨,修理三百万吨;保存现有纱锭二百十八万八千枚,织机十三万三千架,将来可能再增加纱锭三百万枚,织机十五万架,虽然鲍莱此案已过分宽大,但毕竟还主张拆迁四十二亿三千六百万日圆(一九三九年的价值)的工业设备,充作赔偿。
远东委员会根据鲍莱计划通过了一个决议,具体指出那些种类的工厂应该拆毁,充作赔偿,那些种类的工厂才能保留。根据这个决议,前年八月麦克阿瑟总部指定了一千另九十座工厂充作赔偿。可是到了前年十二月,这些应当充作赔偿的工厂就被麦克阿瑟删掉了一批,只剩下九百三十四所。被删去的工厂中包括一百十三所飞机工厂。
去年麦克阿瑟又提出了折衷的方案,将鲍莱的赔偿额削减至二十四亿六千六百万日圆,即几乎削减了百分之四十。于是,赔偿名单中又被删掉了五百家工厂,其中包括二十四所地下飞机工厂。今年初,麦克阿瑟再勾消了八十三家工厂,接着不久又勾掉了一百二十五家工厂。
今年三月公布的斯揣克计划,又将麦克阿瑟的折衷方案所规定的赔偿额再减低了百分之三十三。而五月十九日发表的德莱柏计划,则又把赔偿削减为六亿六千二百万日圆,比斯揣克计划减少百分之五十九,比鲍莱计划减少百分之八十五。这个计划并且提出日本前在中国、台湾所掠夺的国外资产,亦应充作赔偿品,并自所得国家之赔偿额中抵消。这样一来,就等于完全取消了赔偿计划。美国国务院政策设计委员会主席凯南,就公开主张美国采取片面行动,停止今后的赔偿。(合众社华盛顿四月三日电)
因此,去年四月麦克阿瑟所决定的“临时赔偿”工作,便告停止。当时规定从列入赔偿名单的工厂中提出百分之卅,先行分配与中、英、荷、菲四国。这个工作由于麦克阿瑟总部的故意拖延,迄今已交付第一批作赔偿品的设备,总共还不过八万吨到十万吨。但美国自己却在占领初期私自运走日本战时自东方各国掠夺得来的大量黄金、白金、银子和珍贵的艺术品、数十万吨橡皮、锡和其他物资,以及数十万吨生丝和技术装备。
    五、恢复经济侵略
“东亚共荣圈”借尸还魂
根据德莱柏的原则所草拟的日本政府“经济复兴五年计划”(五月十七日发表),拟于一九五二年将输出提高到十六亿四千六百万美元,为目前输出额之九倍,亦即约为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的一年)输出额之三倍半。
纺锤锭数,日政府曾向德莱柏代表团要求恢复到八百万锭,但近传美国政府准备给它恢复到一千万锭,即“七七”战前之水平。
这个八百万锭或一千万锭的数目,和日本人民生活所必需的锭数,相差有多大呢?按照盟国管制德国的原则,德国人民生活水准不能超过欧洲(英、苏除外)国家一般人民生活之上,那么,战后日本人民生活水准亦不能超过远东各国人民生活水准。远东各国,以印度纺织业最发达,平均每三十三人有一个纺锭。如以印度为例,日本人口最近为七千八百万(官方统计),则只能有二百四十万锭。如以每人每年平均消费棉花九码半计算,则日本全年所需之七亿四千一百万码布匹(约相当于日本一九三五年之总消费量),只需一百另六万锭便够了。如果有一百五十万锭,则有足够的棉织品输出,以换回其所需之棉花。
至于日本人民的粮食问题,据盟国对日委员会澳洲代表鲍尔在“太平洋”杂志三月号发表的“日本杂感”称,现在日本农民尽量少报收获量,以逃避缴出;而日本政府也尽量低估国内生产量,以获得大量输入。他的结论是:日本政府的粮食生产数字是不可信的。“日本粮食问题的解决,当依政府党政机构而定。一九四六年日本国内粮食的生产相当充足,如能予以适当的集中而作平均的分配,那么,饥荒是可以避免的。”(六月八日津大公报)这段话就告诉我们:使日本人民免于饥饿,不是扩大输出的问题,而是政府机构问题,换句话说,就是日本政府民主化的问题。
美国恢复日本输出工业的目的,就在把日本作成其“亚洲工厂”,美国纺织业联合会主席杰可勃领导的日本纺织业调查团,于今年三月间“视察”日本后宣称:“美国协助日本复兴经济及纺织工业,并恢复其战前的亚洲市场及殖民地市场,不论其他亚洲国家将造成何种障碍,美国志在必行。”他的一个随员甚至露骨地说:“美国的原棉、资本及管理,日本的广大劳力,再加上中国的市场,将合并为一极好的计划。”
为实现这个计划,美国准备在今年内贷与日本七亿六千五百万美元,其中六千万为美棉贷款,已于六月八日由麦克阿瑟批准,在麦克阿瑟总部援助之下,日本政府本年内准备以十万吨铜制品输往远东各国,而四百余万码由美棉制成的服装,亦将由日本输出,充斥于中国和南洋的市场。
为着运销日货,德莱柏代表团除允许日本保有船舶四百万吨并年造新船四十万吨外,并允许尽量满足日运输大臣冈田势一所提的要求。即租予日本剩余的万吨自由轮三十艘。
在“自给自足”口号下,使日本成为美国的附庸
美国扶助日本恢复经济侵略的借口,是使日本经济“自给自足”。那么,我们且看过去两年日本对外贸易的情况。
据日本政府商工省调查,去年日本全年贸易,输入中美国占百分之八十六,输出别国所占百分比,计东亚各国占百分之六十六点八,美国占百分之十六点九。而前年日本输出,美国占百分之六十,输入美国占百分之百。日本市场对美国大开其门,而美国市场却对日关门。美国要独占日本市场,包办日本的输入,例如棉花一项,规定必须购用美棉百分之六十。美国以资本、技术兼以一部原料输入日本,经过日本低廉劳力的制造,由日本再输出东亚各国。
美国扶助日本的另一个借口,是为了使日本人民免于饥饿。但据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驻东京记者报导,“投降后多数日本工人的生活与劳动,简直同二百年前一样。”该记者指出,和从前一样,日本的工厂与工场广泛地利用了女工和童工。例如大阪“钟纺”纱厂七万五千工人中有六万以上是女工和十二岁至十六岁未成年的童工。虽然他们和男子成年工人一样工作十二小时,但他们的工资只有男工的百分之二十五到百分之五十。封建性的包工制仍然存在。例如神奈川县近十四万名的日庸工人,照旧由一个军火包工者松井控制着。工人半数以上的工资,在所谓“佣金”的名义下,落入了包工者及其同伙的口袋里。如果日本没有政治的民主,日本人民的生活永远无法改善。美国帝国主义一面复活日本的法西斯势力,一面援助日本,显然不是为了改善日本人民的生活,而是为了培养日本法西斯势力。
    六、保存军事工业
美国所欲保存的日本船舶和造船能力,上面已经说过。至于炼钢能力,德莱柏计划中所允许的为八百五十万吨(远东委员会通过之数目为三百五十万吨),较日本战时最高生产能力还超过了五十万吨。其他工业水平,因未见德莱柏计划的全文,只能根据二月下旬发表的,比德莱柏计划较为“严格”的斯揣克计划,列举如下:火力发电      全部保留 六十万千瓦时(据四月十日"世界知识")火力发电      全部保留 二十二万千瓦时铝生产       保留一半 四万三千公吨铝压延       全部保留 四万八千公吨铜精炼       全部保留 七万公吨铜精制       全部保留 十三万五千公吨工作机械制造(包括飞机工厂兵工厂在内)
          全部保留 (约有工作母机七十五万架)轴承        全部保留硫酸        全部保留 四百七十五万六千公吨硝酸        保留百分之廿 三万公吨灰咸        全部保留 四十九万三千公吨烧咸(电解)    全部保留 十二万九千公吨人造石油      全部保留 约十一万@(千公升)酒精        全部保留 约二十一万@石油精炼      全部保留 约一百六十三万@储油设备      全部保留 约一百二十一万@
  (以上据五月一日“时与潮”所载日本“金钢钻”杂志的译文)
斯揣克计划书提出之后,美国政府即经由美第八军军长、驻日地面部队总司令艾契柏秘密向有直接利益关系的公司通知:原被列入赔偿名单之一百二十五个工厂(包括战时担任制造坦克的钢铁产业公司的二十个联合制造厂和其他四十五个企业,其中又包括前属×岛财阀的大规模飞机制造厂),已经麦克阿瑟决定免予拆卸作赔偿之用,并令其根据超过战时生产量两倍的标准,拟订改装的技术方案。改装所需要的财政援助与技术指导,都将由美国供给和督率。
    七、重新武装日本
“开拓团”的秘密
在麦克阿瑟总部默许之下,数千名前日本陆、海、空军将校脱下了军装,混入复员局工作,顺利地将大量军事干部用“开拓团”、“渔民协会”、或“合作农场”等伪装掩蔽起来。美国“巴尔的摩太阳报”揭露了一所炮兵学校变成“合作农场”的事实。该农场在千叶县,占地六千英亩。农场职员中计有三名将军、十七名大佐、十二名中佐、卅九名少佐、四十八名大尉、十五名队长、一百零七名下士、二百卅一名士兵。在这些“农场”、“开拓团”等等招牌之下的军事组织,正在从所谓“美国剩余军需物资”中取得武器、弹药、燃料和食品等,并将这些东西储存起来。同时也在积存经费,等待着恢复军队的时机到来。复员军人均经日本警察的详细调查与登记,只要一下召集令,立刻就可以组成一支队伍。
扩充警察,建立陆军
战前仅有六万五千人之日本警察,屡经扩大,现日本政府已承认有十二万五千人。但实际据传已有三十万(据今年六月中国各界名流二百九十一人宣言及北平教授四百三十七人的宣言)。据世界知识十七卷十二期载称,现有警察大部分系复原军人。而指挥警察的最高机构,即直辖首相的所谓“国家保安委员会”,实为变相的陆军省。各地“警管区”,则为变相的“军管区”。本年五月一日成立的警政大学,乃是变相的士官学校或陆军大学。
另据本社山东六月二十九日电,最近由日本归国抵达我解放区之某专家谈,麦克阿瑟近在日本成立一类似过去军部之机构,简称“ZEB”,借口组织警察,实则密任征召、编训与武装日本陆军的任务。现在以警察名义入伍的日人,规定服役期为五年,以营为单位进行训练,每营七百至九百人,预期一九四九年底将完成三百个营。将来以五个日本营及一个美国营编成“美日混成旅”,并将配备以专由美军担任的炮兵、战车、及其他特种部队。
借口缉私,重建海军
海军方面,麦克阿瑟借口防止海上走私,本年初已将指定赔偿盟国之驱逐舰、潜水艇二十八艘交与日警使用。四月麦克阿瑟又不顾盟国舆论的反对,擅自准许日寇成立“海上保安厅”,拨予巡逻舰三十八艘,武装警员八千名。据四月五日东京新亚社电称:为避免国际舆论之攻击,该厅暂设于运输省编制之内,将来再谋扩大改组,而直隶于内阁。此种海上武装,拥有特级舰等一百二十五艘,共五万余吨。另据“世界知识”十七卷十二期载道:五月一日日政府成立“中央海上保安委员会”和“海上保安厅”,就是变相的海军省。各港口所设的“地方保安委员会”“海上保安部”以至“海上保安分部”,则类似过去的“镇守府”和“要港部”。加之日本造船炼钢水准,已为美国提高,重建舰队,并非难事。
至于海军基地,横须贺、佐世保、吴港等日本三大军港完好如昔,而且还加以扩充,增添了美国的新式技术装备。其他所有海军基地,据说三年内即将完全修复。
训练空军,建筑机场
空军方面,日本神风队的自杀航空队员,去年早有运至美国受训的消息,空军地面勤务人员及无线电员,亦由美占领军招募训练。关于建筑机场的报导更多。美国正在日本本土实现一个庞大的空军基地网计划。最新式的机场及其相应的兵营、军火仓库、军用公路等正在到处修建,原有的机场,有的已加扩充,有的已加修整,已经辟作农场的机场现又重新修建。例如最近美军占领当局所承认在日本本州北部青森建立之具大机场,有九千五百英尺长的跑道(其中八千五百英尺系用钢骨水泥筑的),可供现在美国建造中之最大巨型机使用。此飞机场已动工年余,有数千日人从事建筑,需费用一千三百万美元。现已完成工程的百分之六十,预期在年底方能竣工。占日本预算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的所谓“占领军费”,实际上就是建筑基地的费用。据去年十一月六日日本经济安定本部长官和田博雄告日众院预算委员会称:日本重要建筑原料百分之三十已为占领军所征用。(未完)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