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月目录]

- 坚决执行工商业政策 冶陶全部退还商店财物
- 彭城没收磁窑财产应无条件退还原主
- 辛集群众认清长远利益 错斗商店启封
- 平定县职工会帮助铁业找销路
- 左倾错误造成混乱 涉县提出有偏即纠
- 沟底解决错斗户粮食困难 纠正按阶层订工资办法
- 各地应效法冶陶 坚决退还工商业
- 贷款不应固定限制用途
- 赶快检查 消灭茬地
- 地主劳动生产应该欢迎!
- 羊工被剥削如何算?
- 关于三个成份的研究
- 我军解放潍县之战 歼匪两万五千 活捉九十六军军长陈金城
- 一周战况
- 江苏蒋匪疯狂抓丁 逼得人民寻死上吊
- 苏中沿海黄花鱼丰收
- 陕甘宁发放无利农贷三十八亿元
- 蒋匪盘踞昌潍地区时 群众惨遭活埋刀铡
- 释俘简讯
- 发展生产大力支援战争 哈市二届职工会开幕
- 吉林大学开课 贫苦学生享受到公费
- 华东中央局决定召开 公营企业工代大会
- 夺取靠家河阵地
- 黄河南岸蒋灾严重 老百姓吃麦苗棉籽
- 蒋特破坏东明险工 敌机连日滥炸我修堤人员
- 林主席指示生产救灾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坚决执行工商业政策 冶陶全部退还商店财物

第1版()
专栏:

  坚决执行工商业政策
 冶陶全部退还商店财物
【本报消息】武安九区冶陶镇商联会根据中央局发展工商业政策,已将去年挤封建时所没收的商店货物全部无条件退还原业主。他们在开始召集全镇商店经理、店员、小商人、摊贩等开会研究退还问题时,曾有些人思想稍有抵抗,认为吃啥吐啥,脸上有些下不来。但后来大家根据切身经验,感到这样做对大家都有利益。几年以来,商人当中普遍存在着怕斗争的思想,得过且过,谁也不敢扩大经营,甚至干脆关门,停止营业。因此市场日趋萧条。去年秋天一挤封建,商业越发萎缩,不是地主富农的商店、摊贩也跟着害怕起来。现在这样一退还,就都敢大胆经营了。思想大体弄通后,即由商联会李步升、王唐林、张兴汉、吉永智、张珍如等负责退还,工作办法是:没收后尚未分配的和转作群众股份(即换神不换庙的),原封退还原业主。当时货物已作价的,按当时作价赔偿;损坏消耗的,按价赔偿。共计退回贾士林药铺一座,价值四十三万八千余元,退现款四十六万余元。存粮作价五万六千余元。李德禄杂货铺一座,价值十八万三千元,现款八万七千七百元。魏治廷面坊、染坊各一座,现款十六万七千四百元。李春泽三十三万元。复和隆杂货颜料庄一座,款四十万元。被没收的六十八个店员,已将他们行李、衣服等件全部退回。这一政策的实施,使全镇商人情绪稳定。退回的原业主,有的已开始营业,有的正在筹备开张,并拟扩大经营。未斗争的商人,感到十分满意,打算把买卖继续扩大。商联会负责同志表示,今年秋天,该市场即可恢复繁荣。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彭城没收磁窑财产应无条件退还原主

第1版()
专栏:

  彭城没收磁窑财产应无条件退还原主编辑同志:
磁县彭城是我边区的产磁地方,未解放前,这些磁窑都是当地的资本家(窑主)所经营,抗战中他们对工人的剥削也很残酷,解放后,一部分大窑主怕挨斗逃跑了,这些碗窑归了公,现在还是公家经营着。去年大运动时,又有一部分磁窑被没收了,这些磁窑有的成了本村群众的,有的归工人自转(即换神不换庙)。有的连这些窑主的家产房屋也被没收了。象这样的情况,在保护工商业政策下,应该怎样处理?这些跑了的窑主的磁窑是否还要退还给他?如退还,退还给谁?怎样退还?去年运动时没收了的磁窑是否退还?没收了的房屋财产是否也要退还?如退还的话,群众和工人的思想是否闹通了呢?闹不通怎样解决?退还时如窑上的原料工具少了怎办?      读者 一溪一溪同志:
彭城私人经营的磁业,应根据中央局关于工商业的指示,坚决保护,并扶持其发展。如来信中所反映的业主逃亡或在大运动时被没收的情况,应根据中央局指示,迅速纠正:对逃亡业主,应由政府通过各种关系,争取他们重返解放区营业,在其未回来前,他们若有代理人,磁窑可由代理人保管,无代理人的由政府保管,待原业主归来后,仍交其本人经营。去年大运动中没收的不管归本村群众或归工人,都应立即退还原业主继续经营。没收窑主的家产房屋也应一律退还。其本人若是工业资本家兼地主,如这部分财产不与其磁窑相连,而与其地主土地相连的,则不应退还。原料工具少了的,可看情况决定补偿或追补办法,或由政府贷款支持,一定要做到使原业主能继续营业,假若群众和工人闹不通,应从群众长远利益上诱导启发,一定要坚决说服群众坚定执行工商业政策。
                    ——编者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辛集群众认清长远利益 错斗商店启封

第1版()
专栏:

  辛集群众认清长远利益
 错斗商店启封
【本报消息】永智二区辛集镇是全县顶大的集市,全镇七百廿户,土地很少,十分之八靠做生意维持一部或全部生活。去年七月复查,把地主富农的工商业都封了门,比较大点的买卖,都怕斗到自己身上不敢干了,如李玉岱的铁货店和其他一些店铺不少都是光卖货不买货,应付门市。土地法来到,群众见到保护工商业很纳闷,认为过去对地主斗争时不怕狠,怎么这又给他呢?区干到村有不少的老实贫雇象李瑞贞、李书堂找来说:“地主的买卖不能给他呀!要给他又比咱强的多啦!那他可上了天啦!穷人都等着分口锅用呢!这几处买卖值银子啦!叫穷人干吧!”还有的说:“上级对地主可怜啦!”有的说区干:“你们去地委开会两个月,我们盼你们回来俺分点果实,谁知道是给地主东西呢?”区干为了解决群众的思想,就深入小组,个别解释,先打通村干思想,叫他们去宣传,经过五天,有四五十户个别谈话,以实际例子教育农民从长远利益着眼,说明去年斗争时咱村的集成了怎样?现在又怎样?这一来思想上有点通了,李书堂、李长平说:“不动工商业咱每集多见钱,集要成不好就少见钱,好集全靠买卖呢!”在九号召开了群众大会,讲明工商业政策,这时多数人认识到保护工商业是为的咱农民利益,中等商人和中农更表示对保护工商业拥护。做小买卖的李士俊说:“上级的领导真明白,以后做买卖的就大胆了,集得越成越大。”经过群众讨论,确定退还原主,万兴铁货铺、文成杂货行、和一处酱菜铺,都开了门,李玉岱的铁货铺正想法大干。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平定县职工会帮助铁业找销路

第1版()
专栏:

  平定县职工会帮助铁业找销路
【太行消息】平定县职工会领导铁业工人生产渡荒。平定产铁较多,有一大部分群众依靠铁炉维持生活。宁爱、立壁、西峪、陈家庄等村,群众靠铁业生活的有三分之一。前后锁簧、东沟、城关等村,每人只平均九分多地,生活三分之二靠铁业。但因过去领导上对铁业注意不够,销路问题没解决,大部工人失业。群众说:“四三年灾荒咱不怕,铁行靠铁路能运到外面出卖换来米,今年可害怕啦:铁炉开不了,非饿死不行”。他们找职工会想办法。职工会便抽出王满堂同志专做工人工作,不参加整党填补,专寻找铁行销路,并同工人研究改进制铁的技术提高质量。在后西峪找一个商人霍自中老汉,过去闹铁行有经验,他首先找到一大部分洋棍(铁)销路,揽下两个月的营生,组织了四十四盘炉,二百二十名工人有了事做。接着又找到镰剪铁的销路,只陈家庄就销售了八万斤。还帮助立壁推销了存的铁镢七百个,西峪等村推销铧八十三万多斤。这样便解决了一大部分工人的困难。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左倾错误造成混乱 涉县提出有偏即纠

第1版()
专栏:

  左倾错误造成混乱
 涉县提出有偏即纠
【涉县消息】涉县于上月二十三日召开区分委、区长等负责干部会议,检查春耕和纠偏。从各区汇报看,二十多天的时间,只作了一般的宣传动员,谁种谁收。有些干部没有抓紧解决生产中的具体障碍。虽然群众情绪比较安定了,但个别村混乱现象仍然存在。如三区有坏分子组织假贫雇团捣乱专权,提出口号是:“有啥没啥,贫雇说话。”盲目与干部对立,反对给军属代耕:“他们自愿参军,吃公家饭,穿公家衣,还给他们代耕干啥?没有劳力自己雇人。”二区白泉水坏分子给干部判罪,谁该罚、打、拖、杀、刮等,造成干部大恐慌。东达城贫雇代表打人,派差给自己做活,群众不同意,他就乱戴帽子。九区贫雇杨木新等操纵政权,村中大小事都要经过他们批准。老实正派的贫雇不同意,干部不动,中农不敢吭气。怕平分,怕挨斗,生产情绪不高。其次县委一再提出的纠正侵犯中农利益,干部只口头应付,左倾思想没有扭转。借口无法补偿,斗错中农不肯纠正,查封中农不肯开放,留下尾巴,准备再斗。如五区原曲,去年四次复查时封门四十六户,据区干部说,内有富农一户,富裕中农二户,其余都是中农,甚至还有贫农。但是干部去启封开门时,仍然一律告诉人家:“财产已登记,不能短少,将来群众要照单交清。”被查封中农反映:“开放等于不开放,咱是给人家当保管”。所有权不归还,中农仍背着怕斗争的包袱,还不能安心生产。二区白泉水强迫中农借粮,至今还没纠正。
县委在总结中,肯定提出有偏即纠,并指出有些干部对假贫雇团处理不大胆,是对人民事业不负责。有的贫雇团是自己组织起来的,怕失掉自己威信,不敢公开宣布解散,停止其活动,采取调和办法,是完全错误的。有些同志不能彻底纠正侵犯中农利益的偏向,怕走错路,就是想留下尾巴,再斗中农。必须迅速克服,严肃态度,掌握原则,大胆处理,扫除生产障碍,积极推进生产。不能等待将来民主整党填补运动中再解决。(赵伟俊)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沟底解决错斗户粮食困难 纠正按阶层订工资办法

第1版()
专栏:

  沟底解决错斗户粮食困难
 纠正按阶层订工资办法
【长治消息】长治五区沟底于本月二十二日召开干部会议,检查春耕工作。经过干部汇报,有如下问题阻碍着春耕下种:一、在去年征收负担时,该村已照农业所得税征收办法,算就负担分数,随后又来了个变化,片面的照顾贫雇,随便对中农以上户加重负担,形成斗争中农现象。最严重的如中农李旺春、李黑则两户十一口人,即出一千三百斤粗粮。这还是在区干部说服下才得到这样的解决。个别贫农如李扎根、李来顺,他们是想把这两户的负担加到出不起时,把耧、地卖了。全村给中农加重负担四十一石。二、去秋参军有一贫农李崩则,因干部动员他儿子参军没去,把他已收的八袋谷、廿袋玉茭全部没收。由于干部胡做乱为,农民财产得不到应有的保障,造成今年在春耕生产中的恶果,群众生产不起劲。区干部了解到这种情况,当夜召开百余人群众大会,说明团结中农政策,村干又把上述错误行为作了检讨,经过群众讨论,把当下没吃的两户中农先退回四石粮。没收贫农李崩则的粮食全部退还,当下没吃的贫农四户,共借粮九石。还有四户地主富农没吃的,决定给谁做了活随即交工资(编者按:对没粮食吃的地主富农应同样给他们粮食让他们生产。)把全村工资也统一规定为二升半,取消以前工资分阶层的办法(以前地富是半升、农民一升均除吃)。全村没吃没地种等困难,得到初步解决,如贫农李崩则说:“要不给我退回这粮食,我的地就种不上。”中农李国宝说:“照以前那样办,谁还敢生产?这回就好啦。”经过讨论,精确计算,定出春耕下种计划。全村土地七六三亩,四月十五可全部下种。
                  (双虎、春喜)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各地应效法冶陶 坚决退还工商业

第1版()
专栏:短论

  各地应效法冶陶
 坚决退还工商业
本报今日发表冶陶镇退还全部错斗工商业的消息向全区各地提供了一个范例,请大家坚定地,毫不犹豫地按照中央局工商业政策办事,坚决保护工商业,立即无条件的退还,或补偿一切错斗的工商业。决不可采取拖延,观望,消极抵抗的态度。必须懂得党的政策是真实的,纠正错误也是真实的,冶陶的做法将会在全区各地普遍施行。有些城市的党和政府至今尚不敢向群众表明态度,不敢坚决的先把没收后县区公营的工商业退还原主,造成群众对政策的疑虑,其结果势必造成违抗政策错误,应引起大家深切警惕。冶陶退还工商业,元氏退还春和堂大药铺,成磁退还颜料庄,这都做的好!做的对!希望全区各地效法他们,坚定的订出办法,有步骤地将保护工商业政策认真贯彻下去。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贷款不应固定限制用途

第1版()
专栏:

  贷款不应固定限制用途
沙河四区白塔村今年由县银行给分配了四十万元生产贷款,生产委员纪全福等在群众大会发表贷款用途时说:“这款是叫买牲口农具,不叫作别的用。”贫雇纪牛德想贷二万元给家里买几斤棉花来纺织,再留一万元到西边做个小买卖,换些糠回来渡荒。听这一说就不敢吭了。纪金秀贷了三万元,想与别人伙买牲口不够;在家里放了十几天,想做个小买卖又不敢,弄的没办法。以后贷款,最好不要这样限制,只要不嫖不赌不浪费,而是用来生产,用途可由贷款群众自己选择。(张成海)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赶快检查 消灭茬地

第1版()
专栏:

  赶快检查 消灭茬地编辑同志:
在四月二十三日,从黎城二区上台北村,往城内走,经过中街地交界,看见有五亩大、还有二亩大两块好地,都长着去年的谷茬和大麻秆。据中街人说:那块五亩是平顺一个地主在这里买的地,他去冬回家被管制起来,地就荒了。那块二亩的地,是城内种的。又见到子镇界,还有三亩大一块地,长的玉茭秆。
我们意见,现在正是下种时期,今年又是进攻的年头,这些好地,不该荒了,交界的村干部,应该负责调查,赶快犁耙下种,否则过了节令,咱们的生产就有大损失。
这是据我们见到的情况,恐怕各地也有这些情形,希各地推动生产人员与村干部,迅速检查,消灭茬地,赶快下种。(申福德、刘森芹)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地主劳动生产应该欢迎!

第1版()
专栏:编读往来

  地主劳动生产应该欢迎!编辑同志:
我对确定阶级有两个问题闹不明确,希解答一下:
一、我村有一户以前好多年是中农,于三十二年灾荒时,买了十几亩地,三十三年雇了长工,三十四年春发动群众时,把他斗争了,灾荒时买的地,买的谁的谁赎回去了,他的原地也未动,以后也不雇工了,还是保有他以前的土地。象这样应该是啥成份?
二、贵报“六六九期”刊载任弼时同志的报告,地主劳动五年,富农停止剥削三年可变其成份。但他们仍保有多量土地与财产,则可交出其多余土地及财产。但有的地主、富农在事变时(一九三七年)即已参加劳动与停止剥削;而他们还保有较多的财产,如一户即有三、四座瓦房,如不动他的房屋,将来他们把瓦房变卖换成赖房,还是比一般的农民财产要多,发展要快,这样的话,应该怎么办呢?        
  冠县县政府 李镜波李镜波同志:
你的两个问题答复如下:
一、你村的一户中农卅二年增加了十几亩地,三十三年雇了长工,卅四年春就被斗争了。你没有说明当时斗争他是什么原因,从你所提的问题来估计,大概当时是把他当成富农来斗的。照中央最近的决定“剥削部分超过百分之二十五而且连续三年者才算富农”,那么该中农户当时的剥削收入部分是否超过其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五没有说清,但他经济上升及对雇工的剥削不到三年,不能划为富农,因此,按照文件决定看来,当时对他是错斗了,斗了以后,他只保有原地,也不再雇工,他的成份当然应该仍是中农成份。就一般富农来说,三十四年春天斗争以后,如已停止剥削,到现在也该转变为其他成份了。
二、“老解放区的地主富农,在民主政权下,因合理负担、减租减息、清算斗争而下降,凡地主自己从事农业劳动,不再剥削人,连续有五年者,应改变其成份,评定为农民。富农已连续三年取消其剥削者,亦应改为农民成份。但这些地主富农仍保有许多封建财产者,则仍应交出其多余的财产分给贫苦农民。”按照任弼时同志的这段谈话,你所问的在三七年即已参加劳动停止剥削的地主富农,其成份已经转变,他们仍保有较多的封建财产,多余部分可以拿出来分给缺乏这些财产的贫苦群众。这样做法是为了群众翻身而不是为了恐怕他们发展得快。他们既已改变成份,多余的封建财产亦已交出,假如自己能够勤劳生产发家致富,那是应该欢迎和鼓励的。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羊工被剥削如何算?

第1版()
专栏:编读往来

  羊工被剥削如何算?编辑同志:
在划阶级中遇着两个问题希解答一下:
1、小羊羔是否算收入?羊工被剥削又如何算?我们在这里,把羊羔算为羊工的劳动收入,然后除去他主家喂的料等外,即是羊工被剥削数。
2、小学教员顶劳动者,与家庭又如何算?郄德明他本人在外当小学教员,家中有地廿五亩,用的一个人,他父在家但年老,只能做些轻活,他家中有五口人,半头牛,楼院半所。如不给他顶劳力,他家中就是个富农;如给他顶劳力,就是个富裕中农。他家中廿五亩地打廿五石粮,他父能顶四分之一劳动力,他在外除吃,能赚谷九石。家中其他剥削没有,希告知如何算?
3、小学教员、干部算时群众讨论:如他在家是劳力走了的,即与家庭算劳力,如走时不是劳动者,即不与家中算劳力。是否对?
                 武乡联合办公室武乡办公室同志:
一、小羊羔是否算收入这个问题提的不清楚,且各地羊工的劳动条件不同,无法来答。一般的说,羊工被剥削部分的计算,应除去主家的资本、设备、饲料、工资、负担………等,其纯收入即为被剥削部分。
二、革命干部,自己在外工作,因无力耕种而雇人耕种或出租土地,赖以维持生活者,不得认为是剥削行为。小学教员因家中另外无劳力而雇工,家中生活不超过一般中农者,也不应定为地主或富农成份。小学教员及革命干部不论离家时是劳动者或不是劳动者,现在均应认为是劳动者,因为他们现在是在为人民服务,是脑力劳动者。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关于三个成份的研究

第1版()
专栏:编读往来

  关于三个成份的研究编辑同志:
监漳一个寡妇,在民国五年前家中两口人,有土地廿五亩,产量卅石,因他男人在外当教员,家中雇用一个人,经营家中土地,到民国六年,男人得病去世,家中仍是用一个人,土地原份未动,家中只留他一个人,一直到现在过着这种经营地主方式生活卅多年。按土地平均超过群众六倍、产粮超过八、九倍以上,这算什么成份。
崔德珍,民国廿二年前人七口,土地五十亩,房院一所(十四间房二个窑)牛一个,农具足用,家中没有人参加劳动,雇用长工一个,并时常找短工四、五个月不定,本人去太谷在粮店任会计。这时因揭钱百元以上,到二十二年请客还帐,家中丢下土地二十三亩,这时用成半个人,本人仍做生意。到民国二十八年,回来在村当干部仍不劳动,用人半个。到四○年四二年以后,经负担减租政策,土地又恢复原状(五十多亩),又雇用人一个,还用好些短工,自己也稍微参加劳动。现在有地五十多亩,人七口,房院一所,牛一个,去年只献了八亩田。按二十二年时,家中土地用人经营,自己是店员算劳力,应是个富农,到二十二年以后因债务下降用成半个人,他仍是在外,这时剥削减轻,成为富裕中农,但到四○年以后又恢复剥削原状又成富农;但这户在前剥削超过百分之二十五以上,中间剥削减轻到百分之二十五以下,到四○年以后剥削又超过百分之二十五以上,这算啥成份。
成贵林,二十五年家中四口人,地二十五亩,产粮二十八石,自己参加主要劳动,放帐四百元,到四二年以后债利剥削停止。这户按四二年前家中收粮二十八石,放帐四百元,每月最低按二分利息,一年收利八十元(五毛钱折粮),共折谷十六石,二项共收入四十四石,剥削收入十六石,故剥削收入占总收入百分之三六·三,这算是富农;但按富农三年停止剥削,即转变成份,这户已停止七年剥削了;但家中财产未动,这户该划啥成份。
                   武乡联合办公室武乡联合办公室同志:
来信所问几户的成份,按照你所提出的情况,应这样划:(一)监漳的寡妇:民国五年以前,如果家里无人参加主要劳动,则应该是经营地主。因为她适合于“占有较多较好的土地,自己不从事农业劳动,”又适合于“以雇工经营土地为其全部或主要生活来源”。至于她是“新式经营地主”,还是“旧式经营地主”,因来信未说明其雇工条件是封建奴役性质,还是资本主义的自由劳动性质,所以无法决定。(二)崔德珍:民国二十二年前情况,亦适合于上述条件,其家庭应为经营地主(不是富农)。他本人是职员。二十二年后,土地减少,相当于中农,应变为中农。但如果家中仍依靠亲友接济、过去积蓄或各种不正当方法为生,生活状况及劳动状况仍与过去相同,则成份不变(来信未说明是否如此)。一九四○年(民国二十九年)以后又恢复民国二十二年前原状,适合于经营地主条件,且又已超过三年,应为经营地主。他本人“不脱离家庭经济生活而担任革命工作(村长等),其成份不变更,”即是与家庭同。(三)成贵林:一九四二年以前情况适合旧式富农条件(剥削收入超过总收入四分之一,其债权又是封建性高利债权),应是旧式富农成份。一九四二年后停止剥削,至今已超过三年,应变为中农成份。“这些地主富农仍保有许多封建财产者,则仍应交出其多余财产,分给贫苦农民。”(见任弼时同志:“土地改革中几个问题”)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我军解放潍县之战 歼匪两万五千 活捉九十六军军长陈金城

第2版()
专栏:

  我军解放潍县之战
 歼匪两万五千
 活捉九十六军军长陈金城
【新华社华东前线五日电】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指挥部,顷发表第五号作战公报,公布攻克潍县(包括外围扫荡战)初步战果如下:
歼灭蒋匪整九十六军军部兼整四十五师师部(包括工兵营、特务营、炮兵营等直属队全部)与二一二旅全部(包括旅直和六三四团、六三五团、六三六团)、二一四旅之六四二团(即独立团)、山东省保安六总队之十一团(缺两个营)、十二团、保安八总队司令部与所属第九团、十五团、山东省八区保安司令部与所属特务大队、八区自卫队之二团、三团,及伪潍县警察局、警察大队、伪潍县、昌邑两个县政府、匪国防部联勤总部第九兵站第五支部、潍县团管区、潍县城防司令部、整八师留守处等共二万五千余人,内生俘匪整九十六军中将军长兼整四十五师师长陈金城、整四十五师少将参谋长李友尚、少将副参谋兼政工处处长万壑涛、二一二旅少将副旅长杨建、整八军军部少将新闻处长(前该军荣一师副师长)周金凯、山东省保安八总队少将总队副申集安、整四十五师上校秘书罗兆襄、上校军法处长胡傅贤、上校副官处长陈君健、野战医院上校一等正军医朱仲愚、二一四旅上校参谋长王文瀚、二一二旅六三五团上校团长李建文、联勤第九兵站医院上校院长许克明、联勤第九兵站上校支部长董士廉、山东省八区自卫总队上校总队副张莱孝,及该总队第三团上校团长黄政以下一万八千余人、毙伤匪山东省八区专员兼保安司令及保安八总队司令张天佐(毙)、八区保安副司令张髯农(毙)以下七千余人。
缴获山炮十五门、九二步兵炮六门、八二迫击炮十三门、六○炮三十七门、火箭筒十七个、掷弹筒四十六个、轻重机枪四九三挺、卡宾、冲锋机等一八一支、长短枪六五五○支、炮弹二万余发、枪弹三百万发、汽车八十二辆、火车头十一个、医药及其他战利品甚多。
【新华社华东前线五日电】盘踞昌(乐)潍(县)地区,荼毒人民十余年之山东惯匪头子张天佐,已于此次潍县战斗中被击毙。消息传出后,当地人民额手称庆,奔走相告,咸谓解放军为民除一大害。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一周战况

第2版()
专栏:一周战况

  一周战况
四月二十九日至五月五日
华东解放军继上月二十七日攻克胶济中段战略要地潍县城后,复于三十日及一日连克安邱、昌乐及寒亭镇,守敌全部或大部就歼。我攻克潍县之役,歼蒋匪九十六军所部及伪杂共二万五千余人,生俘一万八千余名,山东敌酋王耀武称为“百战功高”的匪九十六军中将军长兼整四五师师长陈金城终于也当了俘虏。至此,胶济中段蒋匪已全部为我肃清。在我华东解放军强大攻势下,蒋军纷起举义,上月九日据守昌乐南之诸城保安大队官兵一百七十余名,即在大队附赵承先率领下投奔我军;二十八日又有伪潍县“人民自卫总队”全部两个大队十三个中队一千五百余人,在副总队长范起@率领下于昌乐南起义。
华中及鲁南地方武装广泛出击,掩护春耕,亦获胜利,华中半月内于苏中靖江南通及淮北各地歼敌一千七百余人。鲁南进逼津、浦及临、枣线,收复泗水费县灌阳广大村庄,歼敌一千四百余名。
冀察热辽解放军于上月二十三日一举收复察北重镇多伦城。歼守敌傅匪保十、十一两个团及骑兵一部,共二千一百余名,毙伪察省保安四纵队长兼城防司令景颖卿以下六百四十名,俘敌上校昭乌专员兼“救民先锋队”队长刘铁符一千五百余名。同日地方武装攻克察东蒋匪重要据点水宁,歼敌五百余,活跃北宁沿线之冀东地方武装,亦在唐山北歼敌四百余。铁岭新台子的蒋军五三军一个连一百一十人,则于上月二十三日携械向我投诚。
平津保地区解放军一部挺进北平近郊及大清河北广泛出击,使空虚之傅匪心腹地区遭受连续打击。上月十八日我攻克距北平三十余里之北安河高里庄,同时并克宛平昌平间张坊瓦窑等村庄多处。大清河北我地方武装也迭获胜利,上月下旬,曾扫清霸县、永清、固县、胜芳外围各地敌据点三处及大乡保警队等,先后歼匪王凤岗部营长以下共七百人。
西北解放军于收复延安及解放洛川后,跟踪追歼两地逃敌,二十三至二十五日歼其七百余名,二十七日复于洛(川)白(水)公路间吴庄将十二、四八、六一旅等部完全击溃,并全歼六一旅一个团又一个营,生俘一千六百余名。
豫陕鄂解放军一日再克汝南,守城土蒋狼狈逃窜,该区地方武装日益壮大,三分区地武曾进入洛水以北地区,于二十六天内歼匪一千七百余,攻克洛宁县城及重要据点多处,扩展了洛北地区。
晋冀鲁豫太岳五分区地方武装和民兵,亦于四月十九到二十一日在孟津西搜剿洛阳逃溃散匪及土蒋六百余名,现该区大部地区皆为我控制。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江苏蒋匪疯狂抓丁 逼得人民寻死上吊

第2版()
专栏:

  江苏蒋匪疯狂抓丁
 逼得人民寻死上吊
【新华社华东三日电】综合沪报消息:蒋匪在江苏省抓丁暴行穷凶极恶。蒋匪近在沪宁铁路沿线一带城乡,以“米奖金”收买地痞流氓,潜伏在车站附近和要路上,看到青年就把绳子往头上一套,拴起就走。常州等地蒋匪在抽签时涂上黑点,抽来抽去,总是抽在没钱没势的穷人头上。徐州匪市府借调查户口,在北关一次即搜抓五千人。崇明县蒋匪在去年曾抓丁三次,计三千名,最近一下子又要一千六百三十七名,匪恐青纱帐起时,青年易于躲避抓丁,竟规定每乡“预借”壮丁五十名,并下令停发身份证、外出证,图阻止该岛青年外逃。在蒋匪疯狂的抽抓之下,各地不断发生惨剧,且已激起人民反抗。崇明东沿头抓丁百人,引起青年纷纷逃向海上,致淹死五人。无锡石塘湾刘家村一青年宁死不甘当蒋家兵,被抽中签后说:“出去送死不如死在家里”,遂睡在棺材里自焚而死。镇江某家三口,新娶媳妇因娘家弟弟被抓丁,随着丈夫亦被抓去,迫而上吊自尽。老头愤极拿起斧头奔去把匪保长砍死,接着又把乡长砍死,最后自杀身死。崇明青年刻成群结队的在野外露宿,以木棒铁锤等武器轮流放哨,随时准备打击抓丁蒋匪,并遍贴标语警告匪乡保长。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苏中沿海黄花鱼丰收

第2版()
专栏:

  苏中沿海黄花鱼丰收
【新华社华东四日电】苏中沿海黄花鱼空前丰收。如(皋)东县首批三十四艘渔船已陆续返港,载鱼达一万担(每担一百市斤),远近农民纷纷组织起来,成群结队赶往海口购运,民主政府特在各渔市联小渔行、船主、渔贩及渔税办事处组成议价委员会,于每日开市前经民主讨论评定鱼价,使商贩、船主、船工均获一定利润,因此渔销极为畅利。据渔民谈,今年黄花鱼产之丰为历年未有,一网即可满舱,有三、四口大网被鱼群冲破,甚至海水冲上海滩时亦涌来鱼群,到处可拾得鲜鱼。目前尚系头泛,照往年常例二泛将更多。按民主政府曾于鱼泛前发放渔贷八千万元,盐一千担,棉花四百担等,解决渔民困难。同时普遍宣传发展渔业政策,并纠正土改中偏向,将被错误没收的海船发还原主,解放军渔上武装亦出海巡弋,保护捕鱼,故各地渔民今年生产情绪极高。另息:民主政府近又拨华中币四千万元贷给苏北盐(城)东县新洋、斗龙两港渔民,及北海币一千余万元贷给滨海石臼所渔民,帮助修船置网,俾趁鱼泛下海。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陕甘宁发放无利农贷三十八亿元

第2版()
专栏:

  陕甘宁发放无利农贷三十八亿元
【新华社西北四日电】陕甘宁边区政府顷发放无利农贷本币三十八亿元,帮助受蒋胡匪灾的边区农民恢复与发展生产,并已依据各地情况分发各专区,其中延属分区共十三亿元,内三亿元经边府指定用于延安及各新收复区。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蒋匪盘踞昌潍地区时 群众惨遭活埋刀铡

第2版()
专栏:

  蒋匪盘踞昌潍地区时
 群众惨遭活埋刀铡
【新华社华东前线五日电】前线记者报导:蒋匪在昌(乐)潍(县)安(邱)地区恣意屠杀人民,仅潍(县)北一带纸房区李家营村即被活埋百余人。蒋匪在东庄村各街口经常摆设铡刀十二把,贫农韩在林兄弟三家共十四口全被杀尽,妇女会长两岁的小孩子被铡成三段。纸房村韩继成一家十三口已被杀绝,其妻因怀孕已足月,在炕沿生产,蒋匪即连同婴儿丢入坑内活埋。高里区于传弟之老母被匪拔去头发,割开小腿,擦上盐,然后活活打死。蒋匪横征暴敛,有所谓“两不拿”,即“人不喘气了不拿,锅底下长了蜂网不拿”。每两田赋强征麦子一千七百斤以上,都昌镇附近村庄今春每亩地即被勒索粮食二百余斤。各地时有因交不起粮被逼跳井或上吊者,潍北各村粮食大部被抢光,壮丁与牲口被抓走。陶官庄仅二百多户即被抓去壮丁一百六十多名,泊子区二十八个小村被拉走牲口七百多头。现各地春荒极严重。此次解放军胜利进军时,各地人民群起控诉蒋匪罪行,要求我军严惩凶手。广大群众并踊跃担任向导,自动帮助军队安排营舍,筹备柴草,积极支援我军作战。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释俘简讯

第2版()
专栏:释俘简讯

  释俘简讯
▲东北军区政治部日前释放被俘蒋军军官及军士三百七十八名。内有上校九名,中校五名,少校二十八名,伪县长、秘书各一名。前蒋军新五军军长陈林达在欢送会上说:“过去我作了蒋介石内战的工具反对人民,自己还不知道,现在经过学习,才逐渐认清是非。我深感到在新民主主义社会里当一个老百姓,实在比在美帝和蒋介石独裁统治下作个走狗官好的多。”
▲华东解放军已释放益林战斗被俘蒋军整五一师上尉连长张伯发等尉官一五○名及士兵一八○名。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发展生产大力支援战争 哈市二届职工会开幕

第2版()
专栏:

  发展生产大力支援战争
 哈市二届职工会开幕
【新华社东北四日电】哈尔滨市第二届职工代表大会于“五一”上午十时假工人俱乐部隆重揭幕,出席职工代表三百九十人以及东北局及解放区职工联合会筹委会代表李立三同志等各界来宾多人,大会选出发电厂老英雄刘英源、电报电话局劳动英雄于登山、哈市总工会主任张维桢等二十一人为大会主席团。主席张维桢致开会词称:大会的开幕,正值全世界的劳动节日,又是全国胜利的形势已经决定,打到南京去活捉蒋介石为期不远的时候,显得特别有意义和有力量。他代表大会向中国人民领袖毛主席、朱总司令致敬,向中国共产党东北局、哈尔滨市委致敬,向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及民主政府致敬,向公私营企业的劳动英雄们致敬,向翻身的农民致敬。他指出:哈尔滨工人阶级由奴隶的地位变成了主人的地位,并自觉地在生产建设、拥政参政、拥军参军、支援前线各方面做出了许多惊人的成绩,得到社会人士的尊敬。关于这次职工代表的选举,他说:都是在直接民主选举制度之下产生的,不仅有劳动英雄,有男工、有女工和青年工人,而且还有受雇佣的智力劳动者和受雇农民代表,这是哈尔滨市历史上工人阶级空前的大团结,我们要在中国共产党与毛泽东胜利的旗帜下面巩固与扩大这个团结,为实现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而奋斗,为首先争取迅速解放全东北而奋斗,为解放全国而奋斗。他着重指出发展生产繁荣经济是争取战争胜利建设新哈尔滨的前提,同时也是保障工人战时生活与办好各种福利事业的前提,更是彻底解放工人阶级的先决条件。因此大会应该首先讨论如何实行公私兼顾、劳资两利,以及如何团结一切劳动人民与反蒋反美的各社会阶层,为发展生产支援战争而奋斗;同时加强职工们的政治、文化、技术与业务的教育和学习,保障职工们的战时生活,创办各种福利事业,都是职工们今天切身的要求,也是领导国家建设、发展生产不可缺少的条件与物质基础。大家亦应根据客观的实际情况与工友们的要求,加以细密的研究讨论与实行。大会需要重新讨论劳动法,作成提案,提交东北职工代表会议讨论。最后他说:大家应认真检查讨论工会的组织领导与工会的民主作风问题,首先就应改选与充实总工会的领导机关来领导与实行上述任务。继由来宾李立三同志、哈尔滨市市委代表张平化、钟子云同志、哈尔滨市市政府代表朱其文同志等相继讲话,最后各工人代表讲话,发电厂老英雄刘英源号召大家多提意见,想法把生产支前提高一步,早一天把蒋介石这块绊脚石搬开,女工代表朱秀梅则号召女工更要努力工作支援战争,只有靠我们自己劳动工作才能达到解放全中国,才能达到男女平等。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吉林大学开课 贫苦学生享受到公费

第2版()
专栏:

  吉林大学开课
 贫苦学生享受到公费
【新华社东北四日电】吉林省最高学府吉林大学,于上月十五日正式复校开学。该校系由蒋办“长白师范学院”及“永吉大学先修班”合并改组而成,共分社会科学、自然科学、艺术三院,截至本月十一日止,报到学生已达五百三十余人。该校在蒋匪侵占时期,全部校舍均被蒋匪占据,校园遍设地堡、工事、交通壕,课室窗口堆满砖头,桌椅大半被烧,学生并常被驱使终日挖筑工事。此次吉林解放后,民主政府即积极筹备复课,并经男女同学一齐动手,现校内工事已完全平毁,渐次恢复原状。前年我军撤出吉林后,原吉大教授和同学曾将各种书籍文件秘密贮藏起来,经常秘密传阅,现全部图书均已取出,成立图书馆,于上月十一日开始借阅。原在长白师范学院及永吉大学先修班执教之教授讲师,部分已继续为吉大聘任,该校对贫苦学生及家在蒋管区的学生均予以公费待遇,对原出身于地主富农家庭的子弟,如目前有困难者亦予以帮助,使其继续求学。该校并于上月二十四日即前年民主政府创办吉大时的开学日补行正式开学典礼,以示纪念及庆祝。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华东中央局决定召开 公营企业工代大会

第2版()
专栏:

  华东中央局决定召开
 公营企业工代大会
【新华社华东五日电】中共华东中央局决定于五卅召开公营企业职工代表大会,成立公营企业职工总会,领导公营企业的职工运动,决定并规定各企业职工会应为各该企业最广泛之群众组织,原有一切群众性组织作为职工会的一个部门或受其领导(如俱乐部、伙食委员会等)。职工会代表职工们日常的经济政治文化等利益,同时要领导职工为无产阶级的长久利益而奋斗。现已由孙冶方等十三人组成代表大会筹委会,着手筹备事宜。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夺取靠家河阵地

第2版()
专栏:

  夺取靠家河阵地
民沙
蒋匪新十七旅一个营固守在京山宋河镇南面的靠家河阵地,火力很强,工事坚固。解放军某部第三连接受夺取这个阵地的任务后,指导员对战士说:“我们都是整过军的,要打的好才算整的好,拿不下敌人这个阵地就算不得好成绩。”对未参加过整军学习,刚从三阳店解放的新战士们,则说:“你们没学习过,这就算是第一课。”
战斗打响。第一次攻击中机枪手焦益民负了伤,指导员叫他下去休息,焦说:“不,我还要打掩护”。负伤的二班长李群生带着几个战士爬在敌人的大城外不下来,等第二次攻击时,又冲了上去。才解放不久的新十七旅一团二连上等兵郭干城两次攻击都参加了,他还只认得排副,所以总找排副联络,他说:“排副:我不下去,一会就要把它打下来。”
副连长胡兴友组织了第三次攻击。战士们都急的催促着:“快点攻吧,等一下敌人要跑的。”这时四班副左手提机枪,右手拿炸弹和突击班一齐攻上去,负伤的能爬动着的都一起随着冲,进了大城,夺取了敌人固守的阵地,并包围了跑出的残敌。
在休息时,指导员微笑着说:整军真整的不差。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黄河南岸蒋灾严重 老百姓吃麦苗棉籽

第2版()
专栏:

  黄河南岸蒋灾严重
 老百姓吃麦苗棉籽
【本报冀鲁豫三日电】蒋家匪帮在黄河南岸,所到地区抢掠烧杀造成了人民的深重灾难,三月二十二日,蒋匪在南岸地区清剿抓丁抢掠,仅三官庙、郭掠、任庄、孟姑集等十余村庄,被蒋匪枪杀的农民即有二十六名,孟姑集的张作仁全家四口均未幸免,张作仁与其妻被蒋匪枪杀,其两个孩子被蒋匪活摔死。蒋匪大胆抓丁,二十五日马村逢集时,蒋匪八十四师即将该集包围抓去赶集的青壮年一千四百余人,其中两个老百姓要求蒋匪释放,但敌人向他们索取了二百二十元银洋,刚刚释放,敌人哨兵又喊“跑差了”,即开枪射击,结果两个人一个被打死,一个又被捉回。蒋匪在南旺坡南地区于七天内抢走粮食千余大车。根据在金乡满庄村对几户群众生活的调查,即可知道河南群众因敌人的抢掠而所遭受的严重灾难,满庄满仰风四口人,四亩地,去年给敌人出负担每亩地合粮食八十斤,今年二月间他推豆饼赚了二升高粱藏在柜里,也被住羊山的蒋匪抢了去,现在全家四口人每天只吃两顿白水煮麦苗。住在东头庙里的一位七十岁的满老太太,每天出去讨饭,只能要到点豆饼掺麦苗的菜窝窝或棉籽窝窝。前几天她闺女给了她一斤一两棉线子,叫她弄件单衣裳,一天她出去要饭,家里的线子被蒋匪拿走了,她长时间存下了十二个鸡子准备卖了买点高粱吃,恐怕蒋匪军再抢走而把它藏在柴火堆里,但终于又被蒋匪抢走了,把老太太气了个半死。满云增七十一岁了,家有两口人,一亩八分地,一九四六年分到了二亩地。去年所打粮食被敌人征收完了,他以红薯叶子等菜维持生活,最近蒋匪又每亩地征收去了一块银洋,抢走了他老坑地里所收的三斤棉花。满守义四口人,三亩地,往年主要靠他打石头做磨为生,现因蒋匪的扰乱买卖不能做了,全家现在吃的是棉花种和树叶子,栽了半亩葱和几分蒜苗子,蒋匪给全部吃光没给一个钱。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蒋特破坏东明险工 敌机连日滥炸我修堤人员

第2版()
专栏:

  蒋特破坏东明险工
 敌机连日滥炸我修堤人员
【本报冀鲁豫四日电】上月十九日我运输大船通过东明高村险工第七坝,遇见敌便衣特务八九人,正在用铁耙子破坏四坝上柳桩投掷河内,同时第四、五、六、七各坝所有麻绳铁丝绳,又第四次全都破坏。七坝遭到破坏后,又继续下蛰,坝上已漫水三公寸,非常危险。同时,南华、朱口、刘庄险工各坝及护沿所有麻绳,均被割去。江苏坝大险工我抢修员工,自四月一日至十五日半个月内,被蒋机六十八师及伪鄄城大队中队长杜仑岭等匪军袭击达四次之多,我沿河员工已被迫停工。新二坝继续掉蛰,险象环生。从蒋匪这种暴行来看,其蓄意淹没我南岸人民的阴谋,已日益暴露。
【本报冀鲁豫五日电】蒋机连日轰炸破坏复堤工程。四月二十一日午后二时,濮县修堤指挥部正召开硪工组长以上干部会议,工程人员正在李桥堤上分工,忽从西南方飞来美式蒋机两架,向修堤人员肆行投弹和扫射,一弹中李桥街内,炸死村民刘凤阶一人,伤鄄北难民一人;一弹落街北,炸毁房子一座,折树数株。二十三日早上,全县四千六百三十名工人动工修堤,蒋机在一天中沿堤扰乱三次,最后一次敌机在毛岗堤上,向民工投弹三枚,一个空中爆炸,两个落在毛岗村前,幸我修堤民工早作防空准备,未受损失。敌人这种恶毒暴行,激起了全体修堤员工的愤怒。
【本报冀鲁豫五日电】黄河北岸临黄最前线复堤工程,业已动工。长垣南线大堤,自大车集至大蕴庄,占计需增土二八○○○○公方,分由清县、长垣、卫南、曲河四县动员民工一万四千人,进行加高培厚,并在石头庄、孟岗一带堤段作判淤工程。于四月二十三日先后开工,专、县、处、段为了领导这一工程的实施,抽调大批干部组织各级指挥部,先后奔赴工段。四分区武装一部为了保障民工的安全,已开抵曲河(长垣西南新设县)边缘地区,准备打击蒋匪的袭扰。我各县民工在春荒中,仍然酝酿参加复堤自救,情绪甚为高涨。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

林主席指示生产救灾

第2版()
专栏:

  林主席指示生产救灾
【新华社西北三十日电】陕甘宁边区政府林伯渠主席本月上旬亲至绥德分区各地检查生产救灾工作。沿途调查群众对政府领导生产救灾的意见,及当地干部执行政策的情况,召集绥德县党政干部查询各地生产救灾工作中的困难及问题,并于十一日召集分区党政、教育、财经、税务等部门二十余负责干部,就检查所及与今后工作,作详尽具体的指示。林主席指出边府所发布的生产救灾的命令指示,应与目前发展中的实况相结合后,说:“为保证灾区不饿死人,不荒土地,边府曾对生产救灾、运盐、移民等工作作了号召,并督促进行,但目前绥德分区移民数目已近四万,而移往河东的万余人中,已经发生部分人难于安置的问题。延川因安置了移民二百余户后,致该县灾民约六十余户又不得不另移他处。同时在葭北及镇川、横山、米脂等县的灾情严重地区,由于灾民移走过多,劳力大减,又发生土地荒芜现象。”林主席指出今后决定不再向外移民,领导上应把力量放在组织群众生产上,依据灾区具体情况,有计划的组织劳力,解决灾民吃粮籽种等困难,完成春耕任务。林主席于征询大家关于“目前还有多少灾民,有多少救济粮已发到灾民手里,如果决定不再移民,怎样才能使灾民渡过春荒,进行春耕以开展今年的生产运动”等意见后,指出:“这些问题各地政府还只是笼统的估计,而没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和切合实际的材料,这样如果把救灾工作的重心转入组织生产,就必然遇到困难。”林主席强调指示:“执行政策应贯彻一般号召与具体指导相结合,领导者应掌握主动,必须真正了解情况,掌握政策,必须使政策在执行中能随着当地情况的发展成为实际,才能不至落空。如不随时了解一个政策在运动中的执行情况而进行具体指导,就会产生官僚主义。”接着林主席批判剥削阶级官僚的威严形式,呢帽马裤装腔作势,是为了使人民望之生畏,便于统治,在革命队伍中官僚主义则是由于脑力体力分工结合不好而发生的现象。他谆谆告诫在座干部说:虽然我们很多同志都不愿沾染官僚主义,并时时防止它,但如果你只满足于工作任务的一般号召,不能或不注重于一般号召之后,即时直接深入的进行具体领导,就必然使工作陷入于官僚主义的危险之中。
林主席继对怎样实现具体领导,指示说:“我们的政策是根据边区实际和群众意见而决定的。例如边区在遭受蒋胡匪帮严重侵害之后,西北人民解放军已进入蒋管区作战的情况下,领导群众努力生产多打粮食,恢复人民的经济生活,以更有力地支援前线,就是恢复边区建设中最重要的政策。拨粮贷款移民救灾,也还是为了发展生产,但我发现各级政府并未完全掌握这一政策,而致某些灾区发生饿肿了人,种不上地的严重现象。因此各级政府所有干部从专员县长到区乡工作人员,都必须研究学习政策,进而掌握政策,为了政策成为实际还须深入群众了解情况,应当说我们好多政府领导机关,对于自己所辖地区内的实际情况是了解不够的。子洲灾民第一次去志丹运救济粮,事先未调查沿路草料情形,贸然动员四千头毛驴拥挤于途,引起群众不满,致救济粮遭受浪费。米脂县府由于对各区灾情缺乏具体了解。曾发生平均分配救济物资的现象,最近的绥德城乡柳巷也因未进行确实调查,把救济粮平均分配了。延属分区救济工作较好。但延川永坪二乡发救济粮时,乡干部也主持逐户平均分,这些都是缺乏调查研究不了解情况而产生的不良结果。”为使一般号召以后能有具体领导,林主席恳切地提醒大家:“必须学习掌握政策,必须就自己所辖区内或以地区为重点,或以业务为重点,选择典型深入研究,并经常具体指导其工作,详细了解这些典型中的情况及问题,取得经验以指导其他类似地区或相同的业务工作,只要认真具体领导,好的范例我们是有的,如米脂罗家坪长期变工生产渡过灾荒,绥德郝家桥的结合民主运动积极变工,刘家沟的修渠灌田保持水土,多打粮食,都是已有群众基础的典型村庄,专署县府必须加以具体领导,随时总结及推广其经验,借以指导各地。”
关于领导者应掌握主动,林主席以军事战略要有主动才能取胜的道理加以阐明,并说:“同样政权中的一切工作也要掌握主动,才能发挥领导力量,使政策贯彻下去,越是应付,就越是捉襟见肘,而区乡干部和群众的埋怨也就跟着来了。如土改纠偏,区乡干部抱怨是不对的,但领导者如能非常坚决明确,发现偏差。如系领导上错误即行承认错误,立即纠正,怎样决定即怎样执行,把主动权移到自己手中,并时刻注意保持它,就不会在一些本质的事物现象面前感到扑朔迷离,犹豫起来,就会打通被领导干部的思想,连系群众执行,贯彻政策”。林主席指明:“欲掌握主动,必须有预见,有分析,只有对运动的发展有科学的分析,找出问题的本质,才能有预见,指出正确方向,否则就会发生偏差,或不敢果决执行。土改中有不少同样的事实,生产救灾中,专署县区乡各级政府耽心救济粮分配完了不会再有,于是层层留积救济粮,不敢及时按照定数发给灾民,帮助灾民春耕,这是单纯救济,忽视生产重要性的观点。领导者掌握政策,纠正偏向就象黄河里摆船的舵手一样,认定方向注视前途,航行中经发觉偏差,就坚决而敏捷的把船舵搬转过来,这样就能领导运动正确前进。”

[当天目录]    [当月目录]